<for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/source></form>

  • <e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i id="fufdr"></i></source></em>

        <sub id="fufdr"><td id="fufdr"><div id="fufdr"></div></td></sub>

      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大結局終(1/2)

        “哎呀哎呀,這可如何是好?見(jiàn)到故人,你的態(tài)度就是這樣的嗎?”司徒閑一臉無(wú)奈。

        “菀卿,不要和他廢話(huà),我們一起上,還不行他一個(gè)人一只還未進(jìn)化完全的畜生能招架得??!”

        東方初陽(yáng)早已不耐煩了,“飛雪,你別攔住我,快讓開(kāi)!”

        冥銘堅定地和東方初陽(yáng)一個(gè)德行,此時(shí)看到莫菀卿更興奮了。

        “那好,那就讓我們一起迎敵,取了這死男人的性命!”

        莫菀卿舉劍,氣壯山河!

        慕容咂舌:“這女人不是瘋了吧!”

        安平家主邊打邊捉急呼喊:“喂,你不要被這兩個(gè)白癡影響了啊喂,不要硬拼??!”

        不過(guò)這兩人的呼喊瞬間被一陣吼叫淹沒(méi)掉。

        嗷嗷,司徒閑身下的怪物赫然動(dòng)了,也正意味著(zhù)進(jìn)化完全。

        怪物原本丑陋不堪甚至一些地方還露出森森白骨的地方長(cháng)出新的軀體,這暗黑的鱗甲和宛如長(cháng)矛一樣的骨刺無(wú)不昭示著(zhù)這是一條龍,貨真價(jià)實(shí)的具有龍威的西方的惡龍。

        怪物已經(jīng)是如此強悍的存在,更別說(shuō)它的頭上還頂著(zhù)一個(gè)實(shí)力不知深淺但絕對不弱的司徒閑。

        不好,安平靈澤大驚,之前若說(shuō)之前還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(huì ),現在幾乎只有百分之一了,也就是說(shuō),除了奇跡,他想不出還有什么好方法可以取得這場(chǎng)戰役的勝利了。

        他可不是那兩個(gè)嗷嗷叫沒(méi)有腦子只會(huì )一味向前沖的白癡??!

        “菀卿,你不能……”

        安平靈澤正想勸阻莫菀卿不要被那兩個(gè)的白癡氣勢給感染了,卻聽(tīng)到輕輕的一句如同羽毛一樣輕盈的話(huà)語(yǔ)。

        “請你務(wù)必救出我娘親,小凰會(huì )幫助你,這里沒(méi)你事,你可以走了!”

        安平靈澤還未細細品味這句話(huà)的意思,少女已離他遠去,而他感到一陣頭暈目眩,仿若什么東西抽離了他的身體。

        對著(zhù)安平靈澤掉下去的方向,莫菀卿在心里說(shuō)了一句:“對不起!”對不起,我最后還利用了你的愛(ài)。

        陰陽(yáng)兩極同時(shí)在一個(gè)人的身體里出現的時(shí)候,莫菀卿便掌握了分離力量的方法,原本的四大神獸就是她的隨從,所以她從安平靈澤身體中分離出他的白虎傳承可以說(shuō)是得心應手。

        用同樣的方法,冥銘的玄武傳承之力,飛雪的朱雀,東方初陽(yáng)的青龍,四個(gè)圓圈分別呈白色,棕色、紅色和青色的能量小球驀然撞進(jìn)莫菀卿的身體里,一瞬間莫菀卿的臉色慘白。

        “莫菀卿,你這個(gè)混蛋!”東方初陽(yáng)跌下去的時(shí)候不由得大罵,曾經(jīng)謙謙公子的形象在他身上再也找不到。

        飛雪扯住東方初陽(yáng),使勁將頭埋在他不算厚實(shí)的懷抱里,染濕了他前胸的一大片衣襟。

        冥銘心中細小的聲音在叫囂,菀卿,你這個(gè)壞人,冥銘以后再也不會(huì )再相信你的話(huà)了。

        驟然從莫菀卿身體里出現七顆珠子,這正是在天翔大陸之上一直輔助莫菀卿升級的天靈珠,赤橙黃綠青藍紫,一個(gè)顏色也不少,齊刷刷地擺出來(lái),像似從未有過(guò)的整齊。

        安平家主現在發(fā)現他連說(shuō)話(huà)的力氣也沒(méi)有了,別人不知道這七靈珠的來(lái)歷,他可知道,這七顆珠子真正發(fā)揮出的力量或許比陰陽(yáng)兩極的力量還要強大,能得到其中一顆便要經(jīng)歷許多艱險,更別提這些珠子已經(jīng)在大陸上消失上千年了,而今,不但一起出現了,還讓一個(gè)剛出世沒(méi)多久的小女娃給搜集齊了。

        之前或許有一絲疑慮,可現在,安平家主是真的相信會(huì )有奇跡發(fā)生的。

        雙方的底牌都亮出來(lái)了,面對七顆珠子環(huán)繞光暗兩分的少女,無(wú)視她身邊足以壓倒一座城池的靈壓,司徒閑琥珀色的眸子暗沉了些,用腳隨意踢了踢腳下的大腦袋,“暴龍!”

        你丫絕對是臨時(shí)起的名字吧!這么沒(méi)水準的名字虧你取得出來(lái)!

        事實(shí)證明名字不重要,管用就行!

        司徒閑騰空而起,暴龍直直朝莫菀卿撞了過(guò)去。

        “時(shí)空兩分!”

        榮成墨傾等這一刻已久。

        你們一個(gè)個(gè)也太不將爺放在眼里了,你當爺是吃白飯的嗎?

        司徒閑的眸子浮現一絲血色,印倒在榮成墨傾的紫眸里,雙方后退一步,唇邊紫色的血液流下,榮成墨傾再看莫菀卿,她四周籠罩著(zhù)一層透明的屏障,是那只丑陋的龍暫時(shí)無(wú)法超越的,這樣便足矣!

        “老大要發(fā)飆了!”夜現身出來(lái)就是為了說(shuō)著(zhù)一句,而后馬上隱匿起來(lái),差點(diǎn)沒(méi)把慕容家主氣瘋,這真是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。

        “恩,是真的!”魅添了一句。

        這樣,司徒閑雙手結印,暴風(fēng)一般的氣勢在他的手中凝聚,這便是真正的絕殺!真可謂風(fēng)云變色,天地黑暗,慕容家主等人被這無(wú)止盡帶著(zhù)靈氣的狂風(fēng)刮了站不住腳。

        夜和魅也不多做糾纏,趕緊退到幾十公里以外的安全地帶,因為他們可是清楚地知道這里不久之后便會(huì )片草不生!

        與此同時(shí),莫菀卿一口鮮血噴在珠子上,她源源不斷的靈力已經(jīng)被抽干了,陰陽(yáng)兩極的力量宛如一輪太陽(yáng)般耀眼,不顧四周的黑暗,直沖而去。

        這一刻,光與暗發(fā)生碰撞,激起無(wú)數微小的能量源,神之國度如今不是一片繁華的土地,而是一片人間地獄,相信很多人都不會(huì )想回想起當初在神之國度發(fā)生的一切。

        安平靈澤無(wú)視這個(gè)臉色像白紙一樣的女孩恨瞪他的樣子,原來(lái)靈之七兵衛還是有自己的感情的嘛!他還以為都是沒(méi)有情感的殺人機器呢!

        更近地逼近挾持少年的丹田,果然看到女孩眼底的緊張又多了一分。

        那邊的靈力一陣一陣地波及過(guò)來(lái),他無(wú)能為力,現在能做的不過(guò)如此而已。

        “這樣,我數一二三,我們各自放人,如果你不同意或者耍詐,我有數百種方法讓這個(gè)人生不如死!”

        一!女孩的睫毛驟然顫抖一下。

        二!雙拳握緊又放開(kāi)!

        三!

        原來(lái)他們一直估計錯誤,這個(gè)男人根本就沒(méi)想用他所有的力量來(lái)一場(chǎng)較量,西方惡龍的召喚以及陰陽(yáng)兩極力量的爭奪不過(guò)是這男人布下的障眼法!

        他真正的目的是!

        兩股力量的碰撞并沒(méi)有如同預料的一樣相互抵抗,甚至消失!

        司徒閑在空中劃出了一道血痕!

        層層霧靄的天空出現了裂痕,陣陣的念咒聲中,召喚出來(lái)的惡龍還有無(wú)數等級不一的靈體化作星星點(diǎn)點(diǎn)全部注入裂縫中,裂縫張開(kāi)得更大了。

        司徒閑臉色蒼白,但他的語(yǔ)氣卻無(wú)比溫柔,像似夢(mèng)囈:“我之前所有的理想都是為了你,我總想著(zhù),如何能到一個(gè)只有我們的世界里去,而今,我終于實(shí)現了這個(gè)夢(mèng)想!”

        他打開(kāi)的是通往異世界的空間隧道,那個(gè)從未有人甚至各個(gè)大陸的神都探索不了的那個(gè)空間!

        這個(gè)人就是個(gè)瘋子!

        要是莫菀卿此刻是清醒的,她估計會(huì )跳起來(lái)大罵,你這個(gè)喪心病狂的瘋子,要想死別拉著(zhù)老娘一起,老娘還年輕,還有大把的青春揮霍,再說(shuō)殉情也不會(huì )找你這個(gè)五官都長(cháng)錯了的。

        可惜力量耗盡的莫菀卿永無(wú)替自己伸冤的機會(huì )了,司徒閑一舉拉住她便進(jìn)了裂縫。

        眨眼間,事情發(fā)生成這個(gè)樣子,這是誰(shuí)也預料不到的。

        裂縫恢復成天空的瞬間,一只手撐住了邊緣,僅憑個(gè)人之力將它撐開(kāi)到一人大小。

        之前已經(jīng)夠令人震驚的了,可是現在這個(gè),表示表達無(wú)能!

        本來(lái)很有懸念的落幕隨著(zhù)當事人接二連三的消失,逐漸恢復到之前的狀態(tài),恢復正常的天空仿佛在嘲笑他們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場(chǎng)幻覺(jué)。

        “穿越!”飛雪腦海中突然就浮現出這兩個(gè)字,不過(guò)一般的穿越是一個(gè)時(shí)空穿到另外一個(gè)時(shí)空,而不是像現在這樣,莫名其妙地被人扯進(jìn)一個(gè)虛幻的時(shí)空之中,看眾人的表情,誰(shuí)都知道那不是一個(gè)好去處??!

        “菀卿!菀卿!”失去了傳承之力但本身靈力尚存的東方初陽(yáng)撞破南墻也只伸手探到一片虛無(wú),他難以想象那個(gè)神戶(hù)一般的女孩就這樣消失在這個(gè)世界上了,而且可能永遠都不會(huì )回來(lái)了。

        “飛雪,你能體會(huì )的我現在的感受么?”

        飛雪一句話(huà)也沒(méi)有說(shuō),展開(kāi)雙臂將這個(gè)脆弱的少年擁進(jìn)了懷里,不止是你,我們大家都很沉痛,這個(gè)沒(méi)有責任心的少女不顧我們的意愿將我們扯進(jìn)這樣一場(chǎng)關(guān)于世紀存亡的糾紛里,更不顧我們的意愿又強行將我們踢了出去,這世界上再也沒(méi)有比她更可惡的人了,可是我們仍要堅強地活下去,沒(méi)有我們這些人,如何能證明她神話(huà)一般的存在呢?

        “嗚哇嗚??!菀卿,你是個(gè)大騙子,你明明說(shuō)你會(huì )平安無(wú)事地下來(lái)的!嗚??!”

        此章加到書(shū)簽

        一级a做免费线看-黄片一级在线播放-看黄色一级视频-a一级黄片免费
        <for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/source></form>

      1. <e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i id="fufdr"></i></source></em>

            <sub id="fufdr"><td id="fufdr"><div id="fufdr"></div></td></sub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