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/source></form>

  • <e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i id="fufdr"></i></source></em>

        <sub id="fufdr"><td id="fufdr"><div id="fufdr"></div></td></sub>

        114 深藏萬(wàn)金(1/2)

        師緒音小心地回到周府中,將眾人叫醒,把燈吹滅。

        暗夜立刻像一團粘稠的墨,將所有的人和物都吞沒(méi)其中了。大家都躲在房?jì)?,靠?zhù)面向內院的門(mén)窗,透過(guò)窗戶(hù)紙上破開(kāi)的小孔,看院內會(huì )發(fā)生什么。這一伙人都不是等閑之輩。各自調整自己的呼吸,和這天地風(fēng)雨融合在一起,再也分辨不出來(lái)。

        沒(méi)多久,果然一陣急驟的馬蹄聲,一路經(jīng)過(guò)吊橋進(jìn)了城門(mén),直奔這所大院。幾匹馬直接就跨過(guò)了門(mén)檻,奔到了庭院中央。

        雖然下著(zhù)大雨,庭院中卻是燈火通明了。一陣金屬碰撞和摩擦的聲音傳來(lái)。這些人大多穿著(zhù)盔甲。

        一個(gè)混身濕透的男子被拖了過(guò)來(lái)。他低垂著(zhù)頭,雙腿也無(wú)力地拖在地上。如果不是被左右兩個(gè)士兵架著(zhù),他就會(huì )像一灘泥一樣癱軟在地上了。

        “周備,錢(qián)財是身外之物。區區三十萬(wàn)兩黃金,只要留得命在,何愁賺不回來(lái)?”

        馬上一人口中,傳出一陣如銅鐘般的聲音。這聲音低沉宏亮,震人心魄,明顯這說(shuō)話(huà)之人道行不淺。但他戴著(zhù)寬大的斗笠,披著(zhù)一身蓑衣,看不到身材與相貌。

        地上那男子慢慢抬起頭來(lái),燈光照在他臉上。這人鼻青臉腫,早已被折磨得不成人形。他便是當世富豪周備!只可惜家財遠不止萬(wàn)貫,卻落得如此下場(chǎng)。

        “雷大人不要心急……”這人的一張青腫得不成樣的臉勉強地抽動(dòng)了一下?!拔壹热豢蠋Т笕嘶貋?lái),自然不會(huì )讓大人失望?!?

        雷大人?師緒音巡法蜀地多年,對蜀地大小官員認識不少。他記憶力又極佳。倉促一面,他就會(huì )將對方的音貌深深刻入腦海中。這人說(shuō)話(huà)的聲音,使他想起了雅州衛指揮使雷宏!此人的確是道門(mén)中人。據說(shuō)師從昆侖山純陽(yáng)宗。以一身的硬氣功行走天下,在江湖上也不是無(wú)名小輩。人稱(chēng)“銅羅漢”。后來(lái)被成王賞識,在雅州帶兵。

        他還有個(gè)女兒叫做雷敏兒,在雅州飛揚跋扈,幾乎無(wú)人不知。

        雷宏居然帶兵到了這里來(lái)抄陌上莊!這事成王知道嗎?在成王轄下,除非有他親自頒發(fā)的虎符,任何人都不得帶兵離開(kāi)衛所的轄區。否則就是反叛之罪,首惡必誅。

        師緒音覺(jué)得,此事必有成王的秘令,否則區區一個(gè)衛所指揮使絕不敢擅自行動(dòng)。但是即便是成王所為,只要落在他的手里,也是王侯犯法,與庶民同罪!

        官寫(xiě)出動(dòng)洗劫富戶(hù)充軍費這種事,古已有之。但不是成王的作風(fēng)。成王這個(gè)人深謀遠慮,絕不會(huì )為一時(shí)之貪,就做出殺雞取卵的事。這件事恐怕沒(méi)這么簡(jiǎn)單。

        只要能擒住雷宏,他要么拿出成王的手諭,要么交待其他幕后的主使。那這件陌上莊的驚天巨案也就真相大白了。當然師緒音自己已不是巡法使。他要做的,也就是擒住雷宏,并留書(shū)一封交待此事的原委,一齊交給當地的官府就結了。

        和“銅羅漢”一對一,師緒音還是有點(diǎn)自信的。但還有四五十個(gè)士兵,再加上人質(zhì),就比較麻煩了。

        還是見(jiàn)機行事為好。

        不成人樣的周備卻是不慌不忙,指著(zhù)庭院中央的幾塊青石板說(shuō):“挖開(kāi)?!?

        幾個(gè)士兵找來(lái)大錘。他們首先對石板一陣猛敲。然后用鋤頭順著(zhù)松動(dòng)的邊緣撬開(kāi)。石板翻開(kāi)后,露出一個(gè)土得不能再土的酒壇。這破壇子竟然裝著(zhù)三十萬(wàn)兩黃金?

        雷宏將陌上莊上下都搜刮了一個(gè)遍,找到的金銀加上值錢(qián)貨色全加起來(lái)也不過(guò)萬(wàn)余兩銀子。相比周家陌上綢莊每年的進(jìn)帳,這只是一個(gè)零頭而已!

        上頭交待的任務(wù),是找到他家的三十萬(wàn)兩黃金!

        周備是極善經(jīng)營(yíng),而又極貪婪吝嗇、小心謹慎之人。他一生所做的事恐怕只有兩件,一就是如何賺錢(qián),二就是如何藏錢(qián)!為此他深居簡(jiǎn)出,在深山中以建桑園為名,修了這銅墻鐵壁的陌上莊,挖了巨大無(wú)比的地下銀庫。然后又廣結江湖人士,將自己弟弟周至送到白眉山去修煉,無(wú)一不是為了守住這筆錢(qián)財。雷宏也深知,要從這個(gè)守財奴手中挖出這筆大財來(lái),絕不是件簡(jiǎn)單的事!

        三十萬(wàn)兩黃金,以當時(shí)的價(jià)格,差不多相當五百萬(wàn)兩銀子了!銅羅漢雷宏,在雅州太守趙炳乾死了之后,立刻就受命接管了雅州滎經(jīng)縣的銅礦。

        他知道這五百萬(wàn)兩銀子意味著(zhù)什么。

        此章加到書(shū)簽

        一级a做免费线看-黄片一级在线播放-看黄色一级视频-a一级黄片免费
        <for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/source></form>

      1. <e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i id="fufdr"></i></source></em>

            <sub id="fufdr"><td id="fufdr"><div id="fufdr"></div></td></sub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