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/source></form>

  • <e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i id="fufdr"></i></source></em>

        <sub id="fufdr"><td id="fufdr"><div id="fufdr"></div></td></sub>

        一百三十四、奇妙的緣分(大結局)(1/2)

        鐵血少將盛寵女軍王,一百三十四、奇妙的緣分(大結局)

        聽(tīng)著(zhù)風(fēng)錦天對簡(jiǎn)擎天和安俊陽(yáng)的高度評價(jià),凝心竟然生出了某一種霸氣的想法,凝心黝黑明亮的眼珠轉了幾轉,然后十分自信的開(kāi)口說(shuō)道:“我也會(huì )成為我們這個(gè)時(shí)代的強者。舒愨鵡琻”

        “噗嗤!”剛剛梳洗完換來(lái)一身整潔軍裝的雨瀟,一出浴室就聽(tīng)到自家女兒大言不慚的話(huà),一下就笑出來(lái)了。一遍擦拭頭發(fā)一邊取笑道:“我怎么不知道我閨女還有這么霸氣的一面???”

        “那是,誰(shuí)叫我有個(gè)強悍老爸,還有個(gè)魔女老媽呢,我想不優(yōu)秀都難?!蹦牡淖詰俸?jiǎn)直跟樓雨瀟那是像到了極點(diǎn)。

        雨瀟無(wú)奈搖頭,感嘆一句:“真是無(wú)敵自戀??!”然后看著(zhù)安俊陽(yáng)說(shuō):“看看你女兒,真是臉皮夠厚的?!?

        “傻瓜,這是我們兩個(gè)人的女兒。而且,你這個(gè)做媽的都自戀過(guò)頭,她能不自戀?她的自戀可是完全遺傳你的?!笨£?yáng)睥睨著(zhù)雨瀟,糾正她的說(shuō)法。

        “就是!”凝心不甘寂寞的接口,順便還吐吐舌頭跟雨瀟示威。

        雨瀟狠狠的瞪一眼調皮的女兒,然后將手中擦頭發(fā)的毛巾扔向一旁的安俊陽(yáng),酸溜溜的說(shuō):“是誰(shuí)說(shuō)的‘女兒是父親前世的情人’,一點(diǎn)都沒(méi)說(shuō)錯,說(shuō)這話(huà)的人真是太有先見(jiàn)之明了??纯?,現在現實(shí)版的已經(jīng)擺在我面前了?!?

        俊陽(yáng)和女兒對視一眼,兩人眼中都閃過(guò)無(wú)奈的笑容,對待感情女人天生就小氣,還真是一點(diǎn)沒(méi)說(shuō)錯,連自家女兒的醋都喝那么多。

        “老媽?zhuān)m然醋可以美容,但是喝多了對身體不好的哦!”凝心慢條斯理的吐出這樣一句話(huà),故意揶揄自家老媽。

        雨瀟聽(tīng)到凝心這句帶有取笑意味的話(huà),原本平靜無(wú)波的臉變得有些暗紅,清澈的目光瞬間閃過(guò)狡猾的光芒。

        “醋?我怎么不記得我有買(mǎi)醋,況且我不喜歡醋的酸味,就算可以美容,我也用不著(zhù),留給你們父女倆吃吧!”凝望著(zhù)屋頂猛翻白眼,雨瀟一臉得意的看著(zhù)俊陽(yáng)和凝心,似乎在裝傻又似乎在示威。

        凝心看自家老媽裝傻,立刻鄙視道:“明明就是酸溜溜的味道,還不承認。我跟老爸的皮膚那是相當好,根本不需要用醋來(lái)保養,還是您自己留著(zhù)用吧!”

        “臭丫頭,你是變相說(shuō)我的皮膚沒(méi)你們爺倆好呢?要知道,你這副皮囊也是你老娘我生出來(lái)的,現在敢嫌棄你媽了?”雨瀟作勢要收拾凝心,那丫頭機靈的跑到風(fēng)錦天身后,尋求庇護,雨瀟當然不可能真的在風(fēng)錦天面前收拾她。

        一直旁觀(guān)的風(fēng)錦天,看著(zhù)這一家子的相處方式有些啼笑皆非,也非常欣慰他們在閑暇之余能夠有如此瀟灑的心態(tài)。

        “一定要繼續保持這樣瀟灑的心態(tài),不要被工作束縛了你們享受家庭樂(lè )趣的權利?!憋L(fēng)錦天有些惆悵的開(kāi)口,畢竟他當初為了工作忘記了家庭需要的東西,此時(shí)不過(guò)是提醒兒孫不要步他后塵。

        安俊陽(yáng)和雨瀟都知道風(fēng)錦天的遺憾,兩人心有靈犀的勸慰道:“外公放心,我們不會(huì )丟掉享受家庭樂(lè )趣的任何一絲機會(huì )?!?

        “我也不會(huì )忘記,就算跟老爸老媽離得再遠,我也會(huì )記得這種最珍貴的感覺(jué)?!蹦乃坪跻灿行┟靼罪L(fēng)錦天的惆悵,立刻附和著(zhù)父母的話(huà)接口。

        “記得就好!”風(fēng)錦天起身,看著(zhù)凝心語(yǔ)重心長(cháng)的說(shuō):“心丫頭,我和擎天能教給你的都已經(jīng)教了,現在開(kāi)始跟在你父母身邊,去學(xué)其他能學(xué)的東西吧!”

        安俊陽(yáng)聽(tīng)到風(fēng)錦天的話(huà),并沒(méi)有任何情緒波動(dòng),只是平靜地提議道:“為什么不讓凝兒再陪您幾年?在您身邊她同樣可以學(xué)到需要學(xué)的東西?!?

        “心丫頭陪在我身邊十年,老頭子已經(jīng)很滿(mǎn)足了?,F在該是騰出時(shí)間,給你們一家人相處的時(shí)候了?!憋L(fēng)錦天搖頭拒絕安俊陽(yáng)的提議,他感受到了一個(gè)遲暮老人應該享受的兒孫繞膝,還有曾孫女陪伴十年,這些已經(jīng)足夠。

        看著(zhù)風(fēng)錦天滿(mǎn)足的笑容,雨瀟嘴角揚起微笑,說(shuō):“外公,我們不準備讓這個(gè)丫頭呆在我們身邊,我們要將她一個(gè)人送到F市的中學(xué),讓她一個(gè)人獨立去生活?!?

        風(fēng)錦天將視線(xiàn)轉向安俊陽(yáng),確認道:“是嗎?”

        “是的?!卑部£?yáng)用充滿(mǎn)磁性的嗓音堅定的回答風(fēng)錦天。

        “這樣也好,只有離開(kāi)家人的庇佑,她才能成長(cháng)得更快,才能真正看清這個(gè)世界的虛偽,才能真正體驗自己的絢爛生活?!憋L(fēng)錦天似乎很贊同俊陽(yáng)和雨瀟的安排。

        一旁保持緘默的凝心,沒(méi)有絲毫不情愿的情緒,她很平靜的看著(zhù)三個(gè)長(cháng)輩。不管他們如何安排,她都始終相信是為了她好,她只要等待著(zhù)他們的安排就好。

        短暫的相聚之后,安俊陽(yáng)和樓雨瀟當甩手掌柜,一起出任務(wù)去了。按照父母的安排,悲催的安凝心獨自一人到了F市。

        晴空萬(wàn)里,一身清爽裝束的凝心,拉著(zhù)湖藍色的行李箱跨出機場(chǎng)。微微仰頭看看F市的天空,勾起一絲絕美的笑容,呢喃一句:“F市,希望會(huì )有好玩的事情?!比缓鬄t灑的將一頂簡(jiǎn)單不過(guò)的鴨舌帽套在頭上。

        順手攔一輛出租車(chē),放好行李,凝心打開(kāi)車(chē)門(mén)正準備上車(chē)。突然,一個(gè)人影從她身后撞上來(lái),一把將她塞入車(chē)里,然后那人迅速上車(chē)。

        “砰!”門(mén)被關(guān)上,“開(kāi)車(chē)!”震耳欲聾的兩個(gè)字在凝心耳邊響起。

        出租車(chē)剛剛開(kāi)走,機場(chǎng)里面追出來(lái)一群黑衣人,男孩邪笑著(zhù)沖后面做了個(gè)再見(jiàn)的手勢,然后不再理會(huì )身后那群清一色是男人。

        為首的黑衣男人,一臉菜色的懊惱道:“又被少爺跑了,為什么每次都敗在他手上,回去又要被老爺體罰了?!?

        看著(zhù)早已遠去的車(chē)影,那群黑衣人只能訕訕離開(kāi)。他們離開(kāi)之后,被剛才那陣氣勢嚇到的人們才長(cháng)長(cháng)地舒了一口氣,有一種劫后重生的感覺(jué)在人群中泛濫。

        這樣一群穿著(zhù)統一,高大威猛的男人,還每個(gè)人身上都散發(fā)著(zhù)一種煞氣,不得不讓人聯(lián)想到黑社會(huì )。否則,周?chē)氖忻窕蛘呗每驮趺磿?huì )一副見(jiàn)鬼的害怕表情。

        被硬塞到車(chē)里的凝心,被這怒吼聲換回神志,剛才一瞬間的錯愕立刻消失,取代的是一臉的淡然。

        瞥一眼身旁歲數不大的男孩,凝心冷淡的嘲諷道:“你是強盜嗎,竟然用那么粗魯的手段對一個(gè)女孩子,一點(diǎn)紳士風(fēng)度都沒(méi)有?!?

        潺潺如流水的清靈嗓音,吸引了身邊男孩的注意力。男孩看著(zhù)面前精致的臉龐,眼睛饒有興致的打量著(zhù)凝心,他不明白這樣一個(gè)絕美的女孩身上,為什么會(huì )散發(fā)著(zhù)一種不符年齡的淡然。

        “如果我是強盜,你怕嗎?”男孩邪笑著(zhù)在凝心耳畔輕語(yǔ)。

        凝心本能的抬起右手攻擊男孩的臉蛋,不想,那男孩身手也非常了得,凝心的還未碰到他,手就被穩穩的捉住。

        車(chē)內的空間狹小,凝心沒(méi)有再動(dòng)武,只是冷笑一聲道:“我為什么要怕?毒蛇猛獸我都不怕,會(huì )怕你?真是笑話(huà)?!?

        男孩聽(tīng)到凝心的話(huà),眼中散發(fā)著(zhù)意味不明的精光,邪魅的眸子如同妖孽一般深沉的注視著(zhù)面前的女孩。

        知道面前的女孩不想跟他動(dòng)手,男孩松開(kāi)凝心的手,由衷的說(shuō):“你真特別!我們交個(gè)朋友吧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    凝心轉動(dòng)著(zhù)自己的手腕,將頭偏向窗外,沒(méi)有回答對方的話(huà),也不屑看對方一眼。她只是安靜的看著(zhù)向后退的景物,臉上沒(méi)有絲毫波瀾,也不關(guān)心這車(chē)會(huì )開(kāi)到哪里。

        反正,凝心早已做好一切準備。如果對方到達目的地就自動(dòng)下車(chē),那她也不理會(huì ),就當做好人順帶送人一程,只要不影響她到達F市的‘惟封’中學(xué)報道就可以。如果對方有任何異樣的舉動(dòng),那她絕對會(huì )全力反擊,決不可能讓自己吃虧。

        看著(zhù)面前對他十分不屑的女孩,男孩對她的興趣更加濃烈,不但沒(méi)有因為她的態(tài)度而生氣,反而自顧自的介紹自己。

        “就算你不告訴我,我也會(huì )知道你的名字,無(wú)妨!不過(guò),你要記住我的名字,我叫戰痕封?!边@個(gè)自稱(chēng)戰痕封男孩,霸道對著(zhù)身邊的凝心說(shuō)出這樣一句話(huà)。

        他可不管對方是不是喜歡聽(tīng),也不管對方對他的看法,反正他決定的事情就一定會(huì )做到。

        凝心還是沒(méi)有任何反應,依舊看著(zhù)窗外冥想,誰(shuí)也不知道她是否聽(tīng)到了戰痕封的話(huà)。對于這樣不屑于他的女人,戰痕封竟然好脾氣的沒(méi)有發(fā)作,要是換做以前,他一定將那個(gè)敢藐視他的人整得體無(wú)完膚。

        “前面左轉停車(chē)?!奔热粺o(wú)法跟身旁的人套近乎,他也沒(méi)必要再自討沒(méi)趣,反正他們還會(huì )再見(jiàn)面的。

        車(chē)緩緩停下,戰痕封抽出幾張鈔票遞給司機,然后用命令的口吻說(shuō):“將這位小女士送到她要去的地方,多余的就當做是給你的辛苦費?!?

        “這是不是太多了?”司機有些為難的看著(zhù)塞到他手中的鈔票,似乎覺(jué)得無(wú)功不受祿,不該拿人家那么多錢(qián)。

        看著(zhù)司機為難的樣子,戰痕封眼神變得冷冽起來(lái),他從小就高高在上習慣了,如果有人違背他的意思,他會(huì )很不痛快。那惹他不痛快的人,鐵定會(huì )遭殃的。

        凝心雖然漫不經(jīng)心的欣賞沿途風(fēng)景,卻明顯感覺(jué)到對方氣息的改變,為了不讓無(wú)辜的人遭殃,凝心勸道:“師傅,既然人家給,你就接著(zhù)吧!跟誰(shuí)過(guò)不去,也別跟錢(qián)過(guò)不去。既然有人愿意給,干嘛不收著(zhù),又不是偷搶拐騙來(lái)的,不要覺(jué)得不安!”

        戰痕封再次聽(tīng)到凝心那悅耳的嗓音,頓時(shí)覺(jué)得心曠神怡,原本已經(jīng)準備推門(mén)下車(chē)的他,再次轉頭深深的注視一眼凝心,似乎要將面前這張面孔刻入腦海一樣。

        司機錯愕的看著(zhù)后面如同天使一般的女孩,顯然是沒(méi)想到一個(gè)十多歲的女孩會(huì )說(shuō)出這樣的話(huà)。偷偷打量一眼戰痕封,再看看一臉平靜的凝心,他無(wú)奈的嘆了一口氣還是收下了那些鈔票。

        “我有事要處理,麻煩你要下車(chē)就趕緊的,浪費別人的時(shí)間就是犯罪,知道嗎?”凝心平靜的看著(zhù)前方說(shuō)話(huà),連眼神都沒(méi)有落在戰痕封身上,哪怕只是一秒的時(shí)間。

        就算是這樣,凝心也可以肯定戰痕封知道這話(huà)只是針對他說(shuō)的,所以她的眼睛放在哪里根本沒(méi)有任何影響。對于不想理會(huì )的人,凝心不會(huì )浪費任何一個(gè)眼神。

        戰痕封靜靜的盯著(zhù)凝心幾秒鐘,什么都沒(méi)說(shuō),果斷下車(chē)。

        但是,下車(chē)前,戰痕封丟下一句話(huà):“咱們明天見(jiàn)!”

        原本一句簡(jiǎn)單不過(guò)的話(huà),按理來(lái)說(shuō)根本沒(méi)有任何意義。只不過(guò),它卻讓一臉淡然的凝心為之側目,心中警鈴大作。

        成功看到凝心的冷淡破裂,戰痕封滿(mǎn)足的笑著(zhù)離去,心中暗自發(fā)誓:女人,游戲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,你沒(méi)有抽身的機會(huì )了。

        看著(zhù)漸漸遠去的身影,凝心的目光變得晦暗不明,嘴角勾起一絲狡猾的幅度:看來(lái)呆在這個(gè)地方不會(huì )無(wú)聊了,老爸老媽還真是會(huì )選地方,要是我沒(méi)猜錯,F市絕對是龍蛇混雜。

        “師傅,麻煩,我到‘惟封’中學(xué)?!蹦钠届o的開(kāi)口,出租車(chē)咻的一聲離去。

        出租車(chē)剛剛駛離,后面立刻出現了一輛銀白色的瑪莎拉蒂,一路不遠不近的跟著(zhù)凝心乘坐的那輛車(chē)。

        站在‘惟封’中學(xué)門(mén)口,凝心突然有種來(lái)到另外一個(gè)世界的錯覺(jué),誰(shuí)見(jiàn)過(guò)這樣怪異的學(xué)校。外圍完全就是一個(gè)商業(yè)集合體,大門(mén)處設置了各式各樣的通道,每個(gè)通道出入口都有一塊牌子。最令人無(wú)語(yǔ)的,就是牌子上竟然將黑道、商界、平民等等不同身份人進(jìn)入的通道明明白白的刻在牌子上。

        看到這些讓人無(wú)語(yǔ)的標識門(mén)牌,凝心滿(mǎn)頭黑線(xiàn):這到底是哪個(gè)奇葩想出來(lái)的,真TMD想把他塞回他老媽肚子里。

        “這些東西竟然如此明目張膽的擺在世人面前,真是太張狂、太BT了。商界人士,人家為了炫富這樣做還能夠理解;這黑社會(huì )也這樣擺在明面上,還真不是一般的狂,看來(lái)這些黑社會(huì )實(shí)力不可小覷??!”凝心看著(zhù)這間怪異的學(xué)校,暗自呢喃,似乎有些明白父母為什么會(huì )為她選擇這所學(xué)校了。

        這里的確是龍蛇混雜,而且里面的人絕非泛泛之輩,想要在這里生存下來(lái)還是需要花費一番心思的。

        凝心越想越覺(jué)得安俊陽(yáng)和樓雨瀟腹黑,竟然將她扔到這樣的地方,絕對不是簡(jiǎn)單的只是為了鍛煉她的能力,一定還有其它她還沒(méi)想明白的深意。

        丟開(kāi)心里的疑問(wèn),凝心盯著(zhù)幾個(gè)通道思考:“我應該選擇哪個(gè)通道呢?嗯,現在孑然一身的可憐樣,還是比較符合普通學(xué)生的概念,就平民通道好啦!麻煩應該會(huì )少一點(diǎn)?!苯?jīng)過(guò)一番斟酌,凝心拖著(zhù)小小的行李箱跨入那道普通的通道門(mén)。

        一雙黝黑的大眼睛深沉的看著(zhù)凝心漸漸消失的身影,薄薄的嘴唇勾起一抹弧度。剛才的一系列舉動(dòng),完全落入了那輛銀白色瑪莎拉蒂主人的眼中,而駕駛座上坐著(zhù)的顯然就是‘挾持’凝心上出租車(chē)的戰痕封。

        掏出手機,戰痕封撥了一個(gè)電話(huà),冷聲說(shuō)道:“明天開(kāi)始,我會(huì )全權掌管‘恒封’?!币痪湓?huà)之后,根本沒(méi)有給對方說(shuō)話(huà)的計劃,他便果斷掛斷電話(huà)。

        “女人,歡迎來(lái)到我的地盤(pán),我們明天見(jiàn)?!笨粗?zhù)沒(méi)有任何人影的通道,戰痕封露出一種玩味的笑容,自言自語(yǔ)一句,瑪莎拉蒂已經(jīng)飛馳而去。

        當那輛車(chē)絕塵而去之后,不遠處的大樹(shù)后走出兩個(gè)筆挺的身影,一個(gè)高大英俊的男人,一個(gè)玲瓏俏麗的女人。他們只是這樣簡(jiǎn)單的并肩而立,就讓人覺(jué)得他們是天生一對的金童玉女。

        “俊陽(yáng),女兒似乎被人盯上了呢!”雨瀟清靈的嗓音在安俊陽(yáng)耳畔響起,若有所思的看著(zhù)車(chē)子離開(kāi)的地方,有些擔心的說(shuō):“我們是不是太殘忍了,竟然利用女兒來(lái)做誘餌?”

        安俊陽(yáng)目光深沉,沒(méi)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。聽(tīng)到雨瀟不確定的疑問(wèn),他平靜的開(kāi)解道:“小雨,這是凝兒身為我們的女兒該做的事。如果我們只是普通人,那么我一定會(huì )讓我們的女兒做一個(gè)無(wú)憂(yōu)無(wú)慮的公主??墒?,我們有我們的使命?!?

        其實(shí),雨瀟又何嘗不明白這些道理,她只是心疼自己的女兒。作為一個(gè)母親,沒(méi)有人愿意看著(zhù)自己的孩子陷入危險,更何況他們的職業(yè)危險性已經(jīng)可以達到紅色級別。那么作為他們的女兒的凝心,注定不能像普通人一樣享受平靜的生活。

        “我知道,我只是心疼,她現在才十三歲,就要背負著(zhù)這樣沉重的擔子,真的覺(jué)得對不起她?!庇隇t眼神中的迷茫,映射在俊陽(yáng)睿智的眸子中。

        就是因為太過(guò)了解,俊陽(yáng)總是一眼就可以看穿雨瀟,知道她所有的不忍和迷茫,俊陽(yáng)語(yǔ)重心長(cháng)的開(kāi)口:“你我都知道,我們不可能保護她一輩子,更不能奢望有一個(gè)男人像我對你一樣,愿意無(wú)條件的寵她護她,只有她足夠強大才能真正的保護好自己?!?

        “我們的生命不知道什么時(shí)候會(huì )終結,就算有人會(huì )護著(zhù)她,也需要她獨自堅強來(lái)面對我們的離開(kāi)。她既然出生在我們這樣一個(gè)特殊的家庭,就沒(méi)有任何選擇,她必須學(xué)會(huì )去面對一切?!卑部£?yáng)波瀾不驚的眼中浮現出滿(mǎn)滿(mǎn)的慈愛(ài)。

        他何嘗不會(huì )心痛,只是因為他們所處的特殊環(huán)境,他的特殊身份,他所背負的特殊使命。他不得不假裝鐵石心腸,不得不隱下所有的私人感情。

        “走吧!我們應該相信女兒的能力,她會(huì )是我們的延續?!庇隇t瞬間平靜下來(lái),語(yǔ)氣平淡,似乎剛才那個(gè)憂(yōu)心忡忡的樓雨瀟根本就沒(méi)有出現過(guò)。

        安俊陽(yáng)沒(méi)有再多說(shuō)什么,他知道雨瀟一直都是明事理、大氣的女人,就算真的不忍心,她也可以很好的調節自己的心態(tài)。他攬著(zhù)她的肩,漸漸消失在路的盡頭。

        凝心辦理好一切手續之后,被人帶到了早已分配好的宿舍。隨意打量了這間只有四個(gè)床位的宿舍,唯一的那張空床應該就是她以后的棲息地,將東西扔到床上。簡(jiǎn)單的收拾一下,宿舍的其余三人竟然一個(gè)都沒(méi)有出現,凝心倒在床上開(kāi)始整理一天的思緒。

        雖然看上去表面一片平靜,但是誰(shuí)又知道是不是暴風(fēng)雨前的平靜呢。對于一整天的所見(jiàn)所聞,她潛意識里總是覺(jué)得事情不簡(jiǎn)單,這間學(xué)校更加不簡(jiǎn)單,她需要好好計劃一下以后在這所學(xué)校的生活。

        正當凝心想得入神的時(shí)候,門(mén)把轉動(dòng)的聲音立刻讓她警惕起來(lái),人依舊側躺在床上,眼睛輕輕合上,凝神傾聽(tīng)屋內的動(dòng)靜。

        “哎!你們說(shuō)這次被安排到我們宿舍的人,到底是個(gè)什么樣的人?”如百靈鳥(niǎo)般好聽(tīng)的女聲響起,話(huà)語(yǔ)中帶著(zhù)一種迫不及待。

        “誰(shuí)知道呢!”一個(gè)有些沙啞的女中音接口,似乎對這個(gè)問(wèn)題并不太感興趣。

        緊接著(zhù)響起一聲嘲諷地冷笑:“希望這次的妞可以耐玩一點(diǎn)?!?

        推門(mén)進(jìn)入,剛才說(shuō)話(huà)的三個(gè)女人,第一反應就是這間寢室有陌生人。三人的目光齊齊投向原本空著(zhù)的床鋪,赫然看見(jiàn)一個(gè)玲瓏有致的身影側躺在上面,只是一個(gè)背影就足以讓人為之失神。

        “噗嗤噗嗤!”其中一個(gè)女孩沖另外兩個(gè)女孩打一個(gè)暗號,然后朝兩人眨眨眼,三人躡手躡腳默契朝凝心的床移動(dòng)。

        對于她們的動(dòng)靜,凝心早已察覺(jué),為了不打草驚蛇,她并沒(méi)有立刻睜開(kāi)眼睛,而是以不變應萬(wàn)變。

        “阮慈,東西可以拿出來(lái)了,讓這個(gè)小妞先體驗一下‘魔女之屋’的名號?!甭曇羯硢〉呐?,沖一個(gè)長(cháng)發(fā)飄飄的可愛(ài)女孩使了一個(gè)眼色。

        那個(gè)可愛(ài)女孩從床底掏出一個(gè)盒子,緩緩打開(kāi),里面竟然放著(zhù)N多種整人的東西。阮慈提起一個(gè)小籠子交給中音女孩,說(shuō):“倪霓,你去還是秦燃去?”

        “當然是我去,上次就是秦燃,這次應該讓我過(guò)過(guò)癮了?!北环Q(chēng)作倪霓的中音女孩拿過(guò)那個(gè)小籠子霸道的宣布。

        根據剛才的對話(huà),另外一個(gè)表情冷淡的女孩,應該就叫做秦燃。秦燃并沒(méi)有跟倪霓搶著(zhù)去捉弄床上的凝心,只是冷冷的看著(zhù)床上一動(dòng)不動(dòng)的身影,似乎等著(zhù)看好戲。

        籠子被打開(kāi),倪霓拿出里面的軟體動(dòng)物,那物體吐著(zhù)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信子,要是膽小點(diǎn)的女孩看到一定會(huì )嚇得尖叫起來(lái)。奈何這里的三個(gè)女孩似乎對這種東西免疫,不僅不害怕,竟然饒有興致的與吐著(zhù)信子的蛇玩耍。

        倪霓手里抓著(zhù)那條蛇直接往凝心床上扔,蛇成拋物線(xiàn)急劇下落,原本閉著(zhù)眼睛的凝心條件反射的抬起右手,在半空中準確的抓住那條蛇。猛的睜開(kāi)雙眼,冷淡的掃一眼床邊的三個(gè)女孩,然后玩起了落入她手中的軟體動(dòng)物。

        “這個(gè)歡迎儀式真特別?!蹦牡亻_(kāi)口,臉上找不到絲毫異樣的表情,她緩緩下床,和三個(gè)惡作劇的女生面對面站立,戲謔道:“想要玩就要玩大點(diǎn),弄一條毫無(wú)毒性的小蛇來(lái),真沒(méi)意思?!?

        再次瞥一眼手中的小動(dòng)物,凝心嘴角勾起一絲弧度,將那條小蛇扔向三個(gè)女孩,說(shuō):“這么小兒科的東西,還是還給你們自己留著(zhù)玩吧!”

        聽(tīng)聽(tīng)咱們安大小姐這口氣,典型就是故意給人難堪。人家原本就只是想跟她開(kāi)個(gè)玩笑,嚇唬一下她,才會(huì )選一條無(wú)害的小動(dòng)物,她竟然鄙視人家沒(méi)意思。那狂妄、淡定的作風(fēng),以及損人的功夫,還真是有乃父之風(fēng)。

        秦燃快速接住向她們飛來(lái)的蛇,詫異的目光投向一臉無(wú)害,卻無(wú)形中散發(fā)著(zhù)魅力的凝心,倔強的開(kāi)口:“要是換成毒性猛、攻擊性強的動(dòng)物,也許臭屁的某人就一命嗚呼了?!?

        “切!你以為本小姐是在溫室里長(cháng)大的花朵嗎?姐姐我跟毒蛇打交道的時(shí)候,你們還在父母懷里撒嬌呢?!蹦谋梢暤钠财沧?,說(shuō)出的話(huà)依然狂妄不改。

        比起阮慈和秦燃,倪霓的脾氣相對要急躁一些,聽(tīng)到凝心膈應她們三人,頭頂冒火大吼道:“MD,我們姐妹三人也不是溫室中長(cháng)大的,你以為就你一個(gè)人有能耐啊,有本事咱們手底下見(jiàn)真章?!?

        看著(zhù)面前脾氣火爆的倪霓,凝心突然好心情的勾起嘴角,心里暗笑:這里其實(shí)還蠻有趣的,面前這幾個(gè)人也挺符合她胃口的。

        “沒(méi)問(wèn)題!不過(guò),我有個(gè)條件?!蹦乃斓拇饝吣薜奶魬?,眼中閃過(guò)一道光芒。

        “別啰嗦,有話(huà)就說(shuō)有屁就放?!蹦吣扪壑械膽鸹鹨呀?jīng)濃烈,直接對著(zhù)凝心爆粗口,迫不及待要和面前目中無(wú)人的女孩較量一番。

        凝心好心情的開(kāi)起玩笑:“屁留給你放,我負責說(shuō)話(huà)就好了?!比缭缚吹侥吣弈樕F青,她才繼續開(kāi)口說(shuō):“如果我贏(yíng)了,讓我加入你們的陣營(yíng),咱們朋友相待?!?

        三個(gè)女孩顯然沒(méi)想到她會(huì )這樣說(shuō),對視一眼,秦燃代表另外兩人肯定的回答道:“沒(méi)問(wèn)題,如果你真的有本事贏(yíng)過(guò)倪霓,我們跟你坦誠相待,視你為姐妹?!?

        “成交!”凝心揚起明媚的笑容,然后看看這不算寬敞的宿舍,向三人投去詢(xún)問(wèn)的目光,道:“我們是不是換個(gè)地方?”

        “樓下的小廣場(chǎng)比較寬敞,我們就在眾人面前來(lái)個(gè)公平較量吧!”倪霓知道她的意思,立刻提議到宿舍樓下的瀟廣場(chǎng)。

        凝心聳聳肩表示無(wú)異議,做了一個(gè)請的手勢,讓倪霓帶路。

        輕風(fēng)吹拂,午后的陽(yáng)光穿透樹(shù)葉拂過(guò)所有人的面龐,如果在這樣的午后小憩片刻,再喝上一杯熏衣茶,那該是多么愜意的生活??!

        可是,有些人不喜歡享受午后的寧靜時(shí)光,反而喜歡揮汗如雨的感覺(jué)。凝心和倪霓在陽(yáng)光下瀟灑的身姿,吸引了一片目光,可惜,那些目光散發(fā)的都是一種看好戲的光芒。

        兩個(gè)女孩不符年齡的好身手,若是在其他地方絕對會(huì )贏(yíng)得一片喝彩聲,在‘恒封’這所怪異的學(xué)校,卻無(wú)一人露出詫異的神色,仿佛這是正常不過(guò)的事情,這樣的身手似乎很普通。

        香汗淋漓的兩個(gè)女孩打得越熱烈,嘴角的笑容越燦爛,似乎找到了知己一般。英姿卓越的瀟灑身影,在凝心的虐勝一籌中緩緩停下。

        凝心含笑向倒地的倪霓友好的伸出右手,倪霓會(huì )心一笑,大氣的握住凝心的掌心,兩人相視而笑,這樣一場(chǎng)打出來(lái)的友誼基本已經(jīng)奠定。阮慈和秦燃也是豪爽之人,既然有言在先,她們一定會(huì )遵守諾言。

        四個(gè)女孩在陽(yáng)光下大氣的相擁在一起,隱在人群中的戰痕封冷冽的臉上浮現出笑容,顯然剛才發(fā)生的一切都落入他眼中。

        看著(zhù)好友眼中少見(jiàn)的笑意,杜寒煜若有所思的看向相擁在一起四個(gè)女孩中,唯一一個(gè)陌生面孔——安凝心。眼高于頂、情緒很少外露的戰痕封竟然會(huì )因為這樣一個(gè)女孩露出笑容,直覺(jué)告訴他這其中肯定有貓膩。

        “封,你對那丫頭感興趣?”杜寒煜皺眉看著(zhù)戰痕封問(wèn)道。

        戰痕封笑而不語(yǔ),目光依舊沒(méi)有從凝心身上移開(kāi)。杜寒煜看著(zhù)他的表情心中已有結論,沒(méi)有多說(shuō)什么,再次將目光投向凝心。

        “煜,明天開(kāi)始,這里會(huì )更有趣的?!鼻K人散,戰痕封突然模凌兩可的說(shuō)出這樣一句話(huà)。

        但是,聰明如杜寒煜,怎么可能不了解戰痕封的心思,這樣反常的他一定是針對剛才那個(gè)女孩要做什么事。勾起戲謔的笑容說(shuō):“看來(lái)你這次是真的上心了,調查過(guò)她的身份嗎?”

        “你不覺(jué)得一層層剝開(kāi)她的身份更有趣嗎?”戰痕封嘴角的幅度更大了,只要響起凝心那淡然到讓人抓狂,卻異常精致的臉蛋,他就不自覺(jué)的彎起嘴角。

        這樣一句話(huà),已經(jīng)明白的告訴杜寒煜,他根本沒(méi)有調查過(guò)那個(gè)女孩,他要親自剝開(kāi)她的一切,真真切切的了解她。

        在他們這些人眼中,調查出來(lái)的未必是真,也不一定是自己想要的信息,只有親自慢慢滲透了解獲得的才可能真實(shí),或者說(shuō)她們享受慢慢揭開(kāi)謎底的過(guò)程。

        “封,你怎么也變得這么無(wú)聊了,竟然對一個(gè)毫不相干的女孩做那么多不符你性格的事情?!倍藕蠈τ趹鸷鄯獾姆闯Ee動(dòng),還是有些不習慣,生怕他惹火燒身,擔心的提醒道:“你的身份太過(guò)敏感,還是小心為上?!?

        “我知道,煜,我做事從來(lái)都是滴水不漏的,不用杞人憂(yōu)天?!睉鸷鄯庖桓睙o(wú)所謂的態(tài)度,說(shuō)出來(lái)的話(huà)竟然蘊含著(zhù)高度自信。

        “最好是這樣?!倍藕蠜](méi)好氣的說(shuō)出這樣一句話(huà),便沒(méi)有再開(kāi)口。既然作為兄弟自己已經(jīng)盡到該盡的義務(wù),其他事就不是他可以左右的了。而且,他相信戰痕封會(huì )考慮他的提醒,做事會(huì )更小心的。

        凝心和倪霓三人攜手回宿舍培養感情,開(kāi)起了臥談會(huì )。凝心從她們三人口中知道了這所學(xué)校的來(lái)歷,以及她們三人的身世。

        倪霓和阮慈都是商界數一數二大企業(yè)的千金,被父母送到這里來(lái)是接觸各個(gè)階層的人物,讓她們了解這個(gè)社會(huì )的各種黑暗面。秦燃的老爸竟然是國內黑道雄霸一方的霸主,而她自然就是黑道大小姐了。

        她們都是大有來(lái)頭的人,相對于她們的身份,凝心就低調很多。不是她有意隱瞞,只是她老爸老媽的身份真的太特殊,而她確實(shí)也沒(méi)有什么大背景值得炫耀,所以說(shuō)自己是個(gè)普通人也沒(méi)錯。

        “看來(lái)姐妹幾個(gè)都是有來(lái)頭的人物,以后還望大家多多幫助??!”凝心大咧咧的跟倪霓三人開(kāi)玩笑,眼中沒(méi)有一絲巴結,只是故意跟她們鬧著(zhù)玩。

        “切!別跟姐們裝小白兔,就憑你丫的這身手決不可能是普通人,也沒(méi)人能欺負得了你。只是你不方便說(shuō),姐幾個(gè)也不勉強?!鼻厝家彩鞘致斆鞯呐?,根本不相信凝心只是一個(gè)普通家庭出生的女孩。

        “就是!”倪霓和阮慈也不是笨蛋,當然也猜到凝心不簡(jiǎn)單,但是大家都默契的不打破砂鍋,給凝心保留秘密的權力。

        聽(tīng)到她們對她的理解,凝心竟然有一種酸心的感覺(jué),眼中竟然會(huì )浮現出迷霧。深呼吸一下,將那種感動(dòng)隱藏在心底最深處,再次揚起明媚的笑容。

        “謝謝你們!總有一天我會(huì )毫無(wú)保留的告訴你們我的事情?!蹦难壑械恼嬲\絕對不含一絲雜質(zhì),倪霓三人看得真真切切。

        倪霓三人點(diǎn)頭,戲謔地說(shuō)道:“希望不要讓我們等到白發(fā)蒼蒼哦!”她們想要用一種詼諧的方式?jīng)_淡那種感性的局面。

        她們所處的世界從來(lái)就是帶著(zhù)面具生活,你根本不知道那一個(gè)人會(huì )突然捅你一刀,所以每個(gè)人都小心翼翼隱藏自己的真性情,陪著(zhù)這個(gè)世界一起虛偽。

        但是,她們也有美好的向往,也想要無(wú)憂(yōu)無(wú)慮只過(guò)簡(jiǎn)單的生活。難得遇上趣味相投,值得交心的朋友,她們只希望在朋友面前釋放最真的自己。她們在面對有些人時(shí),不得不偽裝自己,久而久之她們就無(wú)法適應這種突如其來(lái)的感性場(chǎng)面,只能用另外一種方式來(lái)減淡這種感性。

        “怎么可能!NND,你們這是巴不得姐幾個(gè)不久之后就人老珠黃吧!”凝心免費贈送這三個(gè)腦殘一堆白眼,沒(méi)好氣的罵道。

        “哈哈!那我們就一起‘白頭偕老’吧!”三個(gè)女人爆笑。

        凝心看她們笑得歡唱,淡淡地來(lái)了一句:“本小姐恩準你們‘白頭偕老’的提議了,但是,做玻璃,你們在外一定要注意影響哦!”

        “切!你想獨善其身,沒(méi)門(mén)!既然我們做玻璃,已經(jīng)成了彎的,你怎么可能是直的呢?”秦燃三人撲向凝心,寢室里立刻上演了一場(chǎng)撲倒大戰。

        歡聲笑語(yǔ)中,凝心度過(guò)了來(lái)到‘恒封’的第一個(gè)美麗的夜晚。夜深人靜的時(shí)候,大家都已入睡,凝心卻毫無(wú)睡意。

        聽(tīng)著(zhù)宿舍的姐妹傳來(lái)的均勻呼吸聲,凝心翻身下床,朝宿舍樓下不遠處的小湖泊走去。單薄的水綠睡裙在晚風(fēng)中飄揚,如同湖面蕩漾的微微水波,迎風(fēng)而立的凝心宛如湖中飄出的仙子,讓人神往。

        看著(zhù)在月色下閃著(zhù)光芒的湖水,凝心安靜的站著(zhù),思緒不知不覺(jué)便飄遠了。她突然想起父母說(shuō)讓她來(lái)這所學(xué)校時(shí),風(fēng)錦天特意跟安俊陽(yáng)確認時(shí)臉上浮現的詭異幅度,似乎讓她來(lái)這里是有所預謀。

        對于存在疑惑的事情,她一般都不喜歡懵懵懂懂,她需要找到答案,否則,總是覺(jué)得很不安。她知道父母不會(huì )害她,但是她不喜歡被蒙在鼓里的感覺(jué),而且,在這樣復雜的環(huán)境中,她最起碼應該知道父母給她的定位。

        不然,指不定哪一天她就將事情搞砸也說(shuō)不定。如果除了讓她來(lái)鍛煉之外,父母真的還有其他打算,那她就必須要了解事情,早做準備,以防萬(wàn)一。

        經(jīng)過(guò)一番思考,凝心做出決定,果斷撥打了自家老媽的電話(huà)。

        在某酒店的安俊陽(yáng)和樓雨瀟同樣沒(méi)有休息,此時(shí)他們正商量著(zhù)什么,突然聽(tīng)到電話(huà)鈴聲響起,雨瀟一陣錯愕。

        “女兒打的?”安俊陽(yáng)似乎早已猜到凝心會(huì )打電話(huà),現在看到雨瀟這副表情,扔出一句似疑問(wèn)似肯定的話(huà)。

        “是??!這丫頭這個(gè)時(shí)候不睡覺(jué),打電話(huà)干什么?”雨瀟皺眉看著(zhù)一直響個(gè)不停的電話(huà),沒(méi)有立刻接起來(lái)。

        俊陽(yáng)的反應很冷淡,只是平靜地說(shuō):“接吧!她應該是發(fā)現什么端倪,打電話(huà)來(lái)確認而已?!?

        聽(tīng)到俊陽(yáng)的話(huà),雨瀟心里也清楚有些事不能再瞞,剛準備接起,那邊已經(jīng)掛斷。雨瀟無(wú)奈的聳肩說(shuō):“斷了,還得我打過(guò)去?!?

        雨瀟清楚的知道,要是今晚不把事情弄清楚,凝心是絕對不會(huì )罷休的。她都不知道該慶幸自己的女兒那么聰明,還是應該感嘆她太鬼精靈,才沒(méi)有幾天她就想得那么深入,直接向他們核實(shí)自己的猜想了。

        凝心聽(tīng)著(zhù)鈴聲響完一遍,依舊沒(méi)有人接電話(huà),準備再接再厲撥打時(shí),雨瀟已經(jīng)回電話(huà)過(guò)來(lái)了。

        “媽咪!剛才為什么不接電話(huà)?”凝心第一句話(huà)就是質(zhì)問(wèn)沒(méi)人接的那個(gè)電話(huà)。

        雨瀟并沒(méi)有因為她的態(tài)度而有絲毫異樣,反而認真的開(kāi)口道:“凝兒,你身邊很可能有人在監視,從現在開(kāi)始認真聽(tīng)我說(shuō)的每一個(gè)字,其它的你不要多說(shuō)?!?

        “嗯!”難得聽(tīng)到母親這樣嚴肅的說(shuō)話(huà),凝心也知道關(guān)系重大,聽(tīng)話(huà)的應了一聲,然后安靜的傾聽(tīng)雨瀟的每一句話(huà)。

        “我們讓你進(jìn)‘恒封’,確實(shí)不只是鍛煉你,更重要的是有一項任務(wù)需要你幫爸爸媽媽?!庇隇t平靜中帶著(zhù)些許歉意的嗓音響起。

        “果然!”凝心很平靜,并沒(méi)有絲毫責怪自己父母的意思。

        雨瀟聽(tīng)到凝心的話(huà),嘴角不自覺(jué)露出欣慰的笑容,繼續說(shuō)道:“我們正在跟進(jìn)一宗特大毒品走私案,那個(gè)組織的當家人一直以來(lái)都是一個(gè)謎,想要徹底解決這件事,必須要降這個(gè)組織一網(wǎng)打盡。經(jīng)過(guò)長(cháng)時(shí)間的調查,那個(gè)組織首領(lǐng)的兒子就在‘恒封’,我們需要……”

        凝心靜靜的聽(tīng)著(zhù)雨瀟的敘述,事情的始末她已經(jīng)基本弄清,她也明白父母讓她來(lái)這里的用意。

        “媽咪,我知道怎么做了?!蹦钠届o的開(kāi)口,似乎想讓父母放心。

        雨瀟聽(tīng)到女兒這樣懂事的回答,心中的愧疚瞬間滋生瘋長(cháng),原本想要說(shuō)什么,一開(kāi)口卻變成了哽咽聲。再強勢的女人,一旦做了母親,心中總是變得異常柔軟,更何況遇到這樣暖心的女兒,她更加無(wú)法控制自己軟成一汪泉水的心。

        俊陽(yáng)看著(zhù)雨瀟這樣的狀態(tài),無(wú)奈的接過(guò)她手中的電話(huà),右手將她攬入懷中,任她在他懷中發(fā)泄。淡然的嗓音傳入凝心耳中:“凝兒,剛才說(shuō)的事你自己記在心中,凡事小心!雖然這件事爸爸媽媽愧對你,但是作為我們的女兒你必須有這樣的認識?!?

        “爸爸,我都明白?!蹦男闹幸黄彳?,語(yǔ)氣中藏不住對父母的崇拜,突然想起剛才雨瀟怪異的嗓音,凝心擔心的問(wèn):“媽媽在傷心嗎?”

        “是??!都不知道為什么生了你之后,她變得這樣小女人了,懂不懂就傷心?!笨£?yáng)的話(huà)中帶著(zhù)取笑的意味。

        雨瀟聽(tīng)到俊陽(yáng)有意揶揄自己,猛的抬起頭吼道:“安俊陽(yáng),你個(gè)沒(méi)良心的,人家都傷心成這樣了,你還說(shuō)風(fēng)涼話(huà)。還有,什么叫做我現在變成小女人,難道我以前不像女人嗎?”

        “的確不像女人,以前哪見(jiàn)過(guò)你這樣淚漣漣的樣子??!”安俊陽(yáng)從來(lái)都是以跟雨瀟斗嘴為樂(lè ),就算是她哭得稀里嘩啦,也擋不住他用自己的方式把她帶出那種傷心的氛圍。

        “我不是女人,你娶我干嘛,怎么不去娶一個(gè)小鳥(niǎo)依人的偽善女人??!”雨瀟嘟著(zhù)嘴嚷嚷。

        “噗嗤!”安俊陽(yáng)被雨瀟吃醋的可愛(ài)模樣逗笑了,攬著(zhù)她的右手抬起輕輕拭去她眼角的淚滴,認真的說(shuō)道:“其他女人怎么樣跟我沒(méi)關(guān)系,我就只想娶你一個(gè)人,那有什么辦法。誰(shuí)叫我從小就拜倒在你的牛仔褲下呢,要是重來(lái)一次,我還是只要一個(gè)你?!?

        “真是肉麻!”雨瀟被安俊陽(yáng)的話(huà)弄得雞皮疙瘩掉一地,但是心中卻無(wú)比甜蜜。安俊陽(yáng)只是簡(jiǎn)單的幾句話(huà),就成功消除了雨瀟的傷心,可見(jiàn)他這個(gè)老公當得有多稱(chēng)職了。

        一個(gè)男人能夠給自己的妻子無(wú)盡的寵愛(ài),還能在她傷心時(shí)輕而易舉的將她逗笑,給她所有的安心感覺(jué),遇到就是最大的幸運。所以,樓雨瀟此生最大的幸福,就是擁有安俊陽(yáng)此生唯一的寵愛(ài)。

        “咯咯!”凝心聽(tīng)著(zhù)話(huà)筒中傳來(lái)的對話(huà),心中既高興又羨慕,惡作劇的戲謔道:“老爸老媽?zhuān)銈兌祭戏蚶掀蘖?,怎么還那么肉麻,你們真當自己是十多歲的小年輕啦!”

        “丫頭,你也會(huì )有那么一天的,到時(shí)候就是老媽笑話(huà)你的時(shí)候?!庇隇t經(jīng)過(guò)俊陽(yáng)的安慰立刻恢復了戰斗力,跟女兒斗起嘴來(lái)。

        “那就到那時(shí)候再說(shuō)吧!”凝心無(wú)所謂的回答,然后安慰道:“老媽?zhuān)灰獮榱宋业粞蹨I啦,人家也會(huì )心疼的好吧!我現在可是戰斗力十足的美少女戰士呢,很多事我都有能力處理的,不要杞人憂(yōu)天?!?

        “人家還不是覺(jué)得對不起你嘛,讓你那么小就背負這樣的擔子,人家過(guò)意不去??!”雨瀟難得跟自家女兒撒嬌,這次突然撒嬌,弄得安俊陽(yáng)和安凝心十分不習慣。

        凝心打了一個(gè)寒顫,沒(méi)心沒(méi)肺的說(shuō):“我要面對這些,那是遲早的事,您現在就開(kāi)始擔心,擔心得過(guò)來(lái)嗎?拿出您年輕時(shí)的強悍本色,別弄得婆婆媽媽的,讓人很不舒服耶?!?

        聽(tīng)到女兒教訓自己,雨瀟滿(mǎn)頭黑線(xiàn),哀怨的看著(zhù)俊陽(yáng)埋怨道:“聽(tīng)聽(tīng)你女兒這話(huà)說(shuō)的,好像我多喜歡婆婆媽媽一樣?!?

        “那你就不要婆婆媽媽了,女兒會(huì )自己解決的?!卑部£?yáng)無(wú)奈的勸道。

        “哼!你們父女兩就是成心針對我?!庇隇t沒(méi)好氣的瞪一眼俊陽(yáng),然后搶過(guò)電話(huà),柔聲說(shuō)道:“凝兒,不管什么時(shí)候都一定要注意安全,如果發(fā)生什么事不能解決,一定要告訴我們。有爸爸媽媽在,你的依靠就永遠都在?!?

        “我明白,媽咪!我愛(ài)你們!”凝心眼中閃著(zhù)淚花,感性的表達自己心中最真的感情。

        “爸爸媽媽也愛(ài)你,好好照顧自己,很晚了,趕緊去休息吧!有事記得打電話(huà)?!庇隇t再次叮囑凝心。

        “嗯!爸爸媽媽?zhuān)戆?!”凝心含淚掛斷電話(huà),再次看來(lái)一眼月光下的湖面,轉身朝宿舍走去,心中被滿(mǎn)滿(mǎn)的幸福填滿(mǎn)。

        也許是心思已經(jīng)飄遠,凝心只是單純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絲毫沒(méi)有發(fā)覺(jué)不遠處的一個(gè)身影,目光一直注視著(zhù)她。

        隱藏在樹(shù)影之下的人影滿(mǎn)滿(mǎn)走出來(lái),赫然就是跟凝心見(jiàn)過(guò)一次的戰痕封,盯著(zhù)那抹水綠色的身影暗自出神。腦海中不斷浮現凝心眼中帶淚的模樣,清澈的大眼睛中泛著(zhù)盈盈水波,讓人不知不覺(jué)淪陷。帶淚的眸子下殷紅的唇畔勾起的優(yōu)美弧度,更是讓人欲罷不能。

        一身隨性的天藍色運動(dòng)服,竟然讓?xiě)鸷鄯獯┏鍪莿e樣的滋味,原本應該簡(jiǎn)單休閑的服裝,在他身上突然多出了一種英氣。

        “你到底是一個(gè)什么樣的女孩,冷漠如冰山的雪蓮,靜默如高貴的牡丹,垂淚欲滴的模樣卻如同百合上的露珠,晶瑩剔透?!睉鸷鄯鈱χ?zhù)早已消失在黑夜的背影,低聲喃語(yǔ)。

        清晨,空氣清新,在這樣一個(gè)環(huán)境優(yōu)美的地方,的確會(huì )讓人心曠神怡。凝心邁著(zhù)均勻的步伐,昂首闊步地朝自己的教室走去。

        環(huán)視一周,全部都是陌生面孔,凝心安靜的選擇一個(gè)角落的位置坐下。從她跨入教室門(mén)的那一刻,就有無(wú)數道視線(xiàn)追隨著(zhù)她的身影移動(dòng),她卻仿若未見(jiàn),淡定的做自己的事。

        這個(gè)班級的人大多都已經(jīng)熟悉,只有凝心是中途轉入,她自然就變成了大家關(guān)注、捉弄的對象。不過(guò),能夠進(jìn)入這么變態(tài)的學(xué)校,她又怎么可能是任人揉捏的軟柿子呢。

        大家對她的敵意,她哪里會(huì )感覺(jué)不到,只是因為她不想鋒芒太露,想要在相對平靜的情況下幫助雨瀟他們完成任務(wù)??上?,有些人就是不想讓她如愿以?xún)?,偏偏就想找事干?

        “新來(lái)的,你不懂規矩嗎?”一個(gè)身材有些魁梧的男孩首先發(fā)難。

        凝心沒(méi)有任何表情,漫不經(jīng)心的瞥一眼男孩,淡淡地開(kāi)口:“我需要懂什么規矩?”

        “進(jìn)‘恒封’必須有真本事,想要在我們‘青云’班立足,就更要有傲人的本領(lǐng),或者有足夠強大的勢力?!笨嗟哪泻Ⅱ湴恋慕忉?zhuān)路鹉茉谶@里就是多么值得自豪的事情。

        “我的實(shí)力憑什么展示給你們看,我可沒(méi)興趣當什么小丑。如果你們想要當小丑,我很樂(lè )意當個(gè)看戲的人?!蹦蔫铗埐获Z的回答,語(yǔ)氣中隱含的霸道竟然有安俊陽(yáng)年少時(shí)的影子。

        魁梧男孩因為凝心的話(huà),瞇起了原本就不大的雙眼,開(kāi)始認真打量面前這張美麗得不可方物,卻沒(méi)有一絲表情的臉蛋,一時(shí)竟忘了反駁凝心。

        其他同學(xué)看著(zhù)班里的小霸王,被一句話(huà)堵得忘記反應,十分不滿(mǎn)的嚷嚷道:“喂!陳可,你丫的發(fā)什么呆?快點(diǎn)出手教訓一下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,讓她知道這里的規矩是誰(shuí)說(shuō)了算?!?

        旁邊的同學(xué)起哄,被稱(chēng)作陳可的魁梧男孩才從失神中回過(guò)神來(lái),恢復了最初的霸道模樣,惡狠狠的瞪著(zhù)凝心道:“出手吧!這是班級必須的考核?!?

        凝心根本不想理會(huì )這些無(wú)聊的人,平靜的站起來(lái),朝門(mén)口走去。她這樣傲慢的態(tài)度,徹底激怒了陳可。

        強勁的拳風(fēng)從凝心身后襲擊而來(lái),她還是不為所動(dòng),依舊不緊不慢的往前走,似乎身后根本什么都沒(méi)有。只不過(guò),凝心雖然無(wú)心應戰,也不可能任人宰割。發(fā)現身后有異樣的時(shí)候,她就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防備狀態(tài),隨時(shí)準備以靜制動(dòng)。

        陳可的拳頭在離凝心十公分的地方停止,凝心感覺(jué)到身后變得平靜,卻多出一種強烈的冷氣,不解的轉頭。正好看到戰痕封右手鉗住陳可的拳頭,目光冷冽的盯著(zhù)對方。

        “戰…老…大…”陳可不可思議的看著(zhù)面前突然出現的男孩,一陣膽寒恭敬的叫道。

        戰痕封似乎沒(méi)有聽(tīng)到一樣,如利劍一般鋒利的眼神掃過(guò)在場(chǎng)的每一個(gè)人,冷聲訓斥:“誰(shuí)給你們的夠膽,竟然敢動(dòng)她?”當目光接觸到凝心時(shí)卻已經(jīng)變得一片平和。

        凝心看有人替她解決麻煩,并沒(méi)有露出一絲多余的情緒,只是安靜的轉身,然后離開(kāi)。至始至終,都沒(méi)有將目光停留在戰痕封身上。

        “站??!我有說(shuō)你可以走嗎?”看著(zhù)凝心一副事不關(guān)己的樣子,戰痕封頓時(shí)怒氣沖頂,大聲吼道。

        這吼聲也可以說(shuō)是震耳欲聾,其他人都被嚇得不敢喘大氣,只有凝心依舊我行我素的離開(kāi),根本沒(méi)有手打任何影響。仿佛剛才的吼聲,只是天邊拂過(guò)的微風(fēng)一樣,不留一絲痕跡。

        戰痕封氣結,這棟學(xué)校有名的冰山王子,現在卻因為一個(gè)女人不屑的態(tài)度變成了火爆王,這其中的深意值得人深思??墒?,沒(méi)有人敢當面議論他,就算是私下里議論,也得看你是不是走運不被逮到。

        “該死的女人,我幫了你,難道不該說(shuō)一句謝謝嗎?”戰痕封粗魯的拽住凝心的手臂,大聲質(zhì)問(wèn)。

        聽(tīng)到這樣的話(huà),凝心冷笑一聲:“真是好笑,我為什么要跟你說(shuō)謝謝,我有叫你幫忙嗎?再說(shuō),你教訓你的人,關(guān)我什么事?!毕胍﹂_(kāi)被鉗制的手臂,卻只是徒勞。

        “真是冷心無(wú)情的女人?!睉鸷鄯庥X(jué)得自己一定是腦子抽了,才會(huì )去在意一個(gè)只認識幾個(gè)小時(shí)的女孩。

        在意?戰痕封心中大驚,他竟然會(huì )用到這個(gè)詞語(yǔ)。從小到大,不管什么東西他都是唾手可得,根本不要指望他在意什么??墒墙裉?,他心中卻不斷跳出這兩個(gè)字,并且瘋狂的在跟他叫囂。

        “知道就好,麻煩放開(kāi)我的手。否則,我不保證你的手等會(huì )還是你的?!蹦睦渎曁嵝训?。

        戰痕封嘴角抽搐,還真是對上一只白眼狼了??墒?,他高傲慣了,根本不是一個(gè)會(huì )退讓的人。

        “哦?我倒要看看你想怎么對待我的手?”對于凝心的威脅,戰痕封奇跡般的沒(méi)有生氣,反而饒有興趣的等待她發(fā)作。

        凝心不再說(shuō)話(huà),既然有人非得找她麻煩,她又何必跟人家客氣。狐貍似的笑容出現在她嘴角,此時(shí)的她簡(jiǎn)直就是少年時(shí)的樓雨瀟,像極了精靈古怪的小狐貍。

        眼睛盯著(zhù)戰痕封的那支手臂,凝心突然從手臂中滑出一把精致的鋼刀,直接朝他的手削去。刀光在這青天白日之下,格外顯眼,戰痕封瞳孔一縮,立刻將手撤回,瞬間做出反應,想要奪下她手中鋒利的匕首。

        “嘶!”周?chē)娜说刮豢诶錃?,這女孩也太膽大包天了,竟然敢用到砍堂堂的戰家大少爺,大名鼎鼎的戰痕封。真是奇葩年年有,今年特別多。

        那把鋼刀,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材質(zhì),而且光看打磨的功夫,就知道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制成的。如此精致的匕首,跟救雨瀟的匕首一模一樣,除了安俊陽(yáng),天下間也許再也找不出第二個(gè)人能做出這樣一模一樣精致的匕首。

        “哼!我還以為你想當一只獨袖的楊過(guò)呢!”凝心冷哼一聲,淡定的應對著(zhù)戰痕封的攻擊,手中的匕首不停的揮舞著(zhù)。

        戰痕封眉頭皺起,質(zhì)問(wèn)道:“一個(gè)女孩子竟然隨身帶著(zhù)匕首,難道還想光天化日之下殺人不成?說(shuō),這匕首哪來(lái)的?”手上的動(dòng)作越來(lái)越快,似乎搶不下她手中的匕首,他決不罷休。

        “我帶刀關(guān)你什么事,就算我殺人也跟你沒(méi)有半毛錢(qián)關(guān)系,你以為你是誰(shuí),管閑事管到姑奶奶頭上來(lái)了?!蹦囊荒槻恍?,氣息卻有些紊亂。

        因為纏斗的時(shí)間太久,男女體力也存在很大差別,凝心的體力急劇下降,戰痕封卻依舊生龍活虎,絲毫看不出累的跡象。

        似乎看出凝心體力減弱,戰痕封邪笑著(zhù)做了一個(gè)快速的躲閃,從凝心側面滑過(guò),瞬間反手扣住她的右手,毫無(wú)意外的將那把匕首奪下。

        手中一空,凝心心一沉,反手想要搶回自己的東西,奈何與戰痕封差距太大,根本碰不到匕首分毫。不僅如此,還被對方耍得團團轉,戰痕封故意拿著(zhù)那把匕首引誘凝心去搶?zhuān)瑓s是為了滿(mǎn)足自己的捉弄之心。

        “把匕首還給我?!蹦牡坏哪樕铣霈F了裂痕,滿(mǎn)臉的急切模樣,戰痕封還是第一次見(jiàn)。

        只是一個(gè)表情,戰痕封可以肯定,這把匕首對她來(lái)說(shuō)很重要??此荒樀募鼻?,戰痕封竟然很不爽看到她對匕首露出的情緒。一想到這匕首是他不知道的某個(gè)男人送的,他就有一種要滅了那人的沖動(dòng)。

        “這把匕首我沒(méi)收,以后都不要想要回去?!痹较朐缴鷼獾膽鸷鄯馀鹨痪?,直接判定了那把匕首的死刑。

        “憑什么?”凝心的潑辣勁也被逼出來(lái)了,水靈的大眼睛就這樣一動(dòng)不動(dòng)的瞪著(zhù)戰痕封,仿佛要將他碎死萬(wàn)段一樣。片刻之后,她歇斯底里的吼道:“那是我的東西,你有什么資格拿走?”她拼命的再次想要搶回自己的寶貝。

        要知道,這可是安俊陽(yáng)親手為她制作的十三歲禮物,留給她防身用的特別鋼刀,上面還刻著(zhù)父母對她最深的祝福,她怎么可能讓它落入別人手中。

        “告訴你,這東西我拿定了?!睉鸷鄯獗荒难壑械牟簧岽掏戳?,不禁暗自肺腑:這把匕首真的有那么重要,重要到可以不顧一切,連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?

        凝心緩緩閉上雙眼,淚水就這樣毫無(wú)預兆的落下,弄得戰痕封措手不及。他認識的她一直都是淡然到讓人咬牙切齒的地步,還有那晚留著(zhù)幸福的眼淚嘴角一直帶著(zhù)微笑的她,可是,今天的她卻如此悲傷,讓人不舍。

        一向冷清得不為任何人所動(dòng)的戰痕封,在看到凝心那傷心的模樣,破天荒的覺(jué)得自己好殘忍??墒菫榱诉_到自己的目的,他并不想輕易的把東西還給凝心。

        “不要哭了,我可以把這把匕首還給你?!睉鸷鄯獯嗽?huà)一出,周?chē)磻虻谋娙朔路鹨?jiàn)鬼一樣的盯著(zhù)他,眼睛瞪得如牛鈴那么大,嘴巴大得都可以裝下一個(gè)雞蛋。

        冷面閻羅的戰痕封,竟然會(huì )考慮一個(gè)女孩的感受,竟然破天荒的哄女孩子,是不是世界玄幻了呢?

        “嗯?”聽(tīng)到可以拿回匕首,凝心緊閉的雙眼立刻睜開(kāi),還帶著(zhù)水霧的眸子疑惑地看向戰痕封,給人一種我見(jiàn)猶憐的感覺(jué)。

        看著(zhù)那雙泛著(zhù)淚花的眼睛,戰痕封第一次覺(jué)得女人哭起來(lái)原來(lái)是這樣惹人憐愛(ài),剛被他壓下去的某種嫩芽又再次破土而出,也許是某種情愫已經(jīng)在心中生根發(fā)芽。

        “你可以拿回你的東西,但是我有一個(gè)條件?!睉鸷鄯獯藭r(shí)的聲音竟然不自覺(jué)的柔和了幾分。

        “什么條件?”凝心迫不及待想要拿回匕首,根本不考慮對方會(huì )提什么條件,就莽撞的開(kāi)口詢(xún)問(wèn)。

        真是的,這是什么臭毛病,要是人家讓她賣(mài)身,她是不是也點(diǎn)頭答應??!看到凝心如此迫切的詢(xún)問(wèn),戰痕封一陣氣結。不過(guò),反過(guò)來(lái)想,這樣對于他將要提的條件很有力不是嗎?

        “做我的女朋友?!睉鸷鄯庠?huà)一出口,再次將周?chē)娜嗣霘ⅰ?

        奈何反應靈敏的凝心,也被他這么突然的條件給弄得一愣,思維都有些不靈光了。愣愣的看著(zhù)面前的男孩,氣宇軒昂,無(wú)形中透著(zhù)一種霸氣,如果說(shuō)安俊陽(yáng)散發(fā)的是一種無(wú)形的霸氣,那戰痕封就是一種張揚的霸氣。仔細想來(lái),這應該是凝心第一次認真的打量這個(gè)男孩吧!

        戰痕封看著(zhù)毫無(wú)反應,只是看著(zhù)他出神的凝心,伸手在她面前晃了一下,喚道:“回魂啦,怎么樣,答應嗎?”

        被召喚回來(lái)的凝心尷尬的別開(kāi)眼睛,這還是她第一次在男孩子面前露出尷尬的神色呢,疑惑的開(kāi)口:“為什么是我?”

        也許,連凝心自己都沒(méi)有發(fā)現,她現在跟戰痕封說(shuō)話(huà)竟然會(huì )露出一種名叫柔和的東西,不似以前那樣冷淡。

        “哪那么多廢話(huà),答不答應?”戰痕封霸道的再次開(kāi)口,手中晃晃那把匕首。

        “NND,你TM的覺(jué)得逼迫我有意思嗎?”凝心氣憤的爆粗口,眼見(jiàn)戰痕封準備帶著(zhù)匕首離開(kāi),立刻緊張的開(kāi)口:“我答應了,把匕首還給我吧!”

        此章加到書(shū)簽

        一级a做免费线看-黄片一级在线播放-看黄色一级视频-a一级黄片免费
        <for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/source></form>

      1. <e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i id="fufdr"></i></source></em>

            <sub id="fufdr"><td id="fufdr"><div id="fufdr"></div></td></sub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