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/source></form>

  • <e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i id="fufdr"></i></source></em>

        <sub id="fufdr"><td id="fufdr"><div id="fufdr"></div></td></sub>

        第522章 自私一次(1/2)

        商易頓生憐愛(ài)之情,對于一個(gè)二十五、六歲的女孩子沒(méi)戀愛(ài)過(guò),沒(méi)接過(guò)吻,的確是一件很讓人心痛的事,尤其張倩是因為知道自己有病而不敢去戀愛(ài)。她不是不渴望,而是不敢奢望。

        商易的心頭掠過(guò)一絲疼惜,似乎覺(jué)得自己有義務(wù)讓她品嘗到被愛(ài)的滋味,只有自己能讓她得到她這個(gè)年齡應該擁有的東西。這一刻商易忘了自己接下來(lái)的行為是對還是錯,他此刻心里只想讓張倩感受被愛(ài)的幸福。

        商易輕啟雙唇,在那冰涼濕潤的唇上開(kāi)始游走,碰觸,啄咬,逐漸激活她的靈動(dòng)。張倩開(kāi)始緊張,唇不停的顫抖,手緊緊的箍住商易身體,慢慢的她學(xué)會(huì )了享受,感應和回應,然后是貪婪的索要。

        商易用舌頭輕輕撬開(kāi)她的唇和齒,然后大舉進(jìn)攻,不再像先前那樣溫柔纏綿而是瘋狂的侵略,占用。張倩鼻子里發(fā)出嬌哼,很快便被迫而又饑渴的與他展開(kāi)雙舌大戰。兩人你勾我推,你纏我繞的交織在一起,難分難解。

        此時(shí)商易已經(jīng)坐在沙發(fā)上把張倩抱在懷里。張倩被商易壓迫在身下,兩只胳膊緊緊的摟著(zhù)商易的脖子,嬌喘著(zhù),渾身戰栗。

        商易開(kāi)始的時(shí)候腦袋還有幾分清醒,在張倩羔羊一樣清純而恬美的呼應中,逐漸喪失了理智。

        張倩的緊張和戰栗象魔一樣牽引著(zhù)商易身體開(kāi)始膨脹,血液開(kāi)始加速,心跳開(kāi)始加快,呼吸快要窒息。他明顯感覺(jué)自己已經(jīng)不滿(mǎn)足于吻她這個(gè)環(huán)節上,他想探索她的身體,想感受她的體香,想聽(tīng)她在自己的掠奪下發(fā)出的無(wú)奈呻吟。他要當一個(gè)成功的王者,征服她,讓她俯首稱(chēng)臣,讓她拜倒在他的威風(fēng)之下。

        商易手不聽(tīng)控制的爬上張倩的胸前,張倩反抗了一下,卻把自己的胸挺向他,他激動(dòng)的捏了一下,張倩喊了一聲:“疼”。

        商易的腦袋好像被人砸了一下,瞬間清醒過(guò)來(lái)。自己是要干什么?怎么可以,商易趕緊放開(kāi)張倩,張倩卻不肯松手,雙唇盲目的尋找他的唇。

        商易的唇馬上被張倩的唇捕捉到,然后被她咬住。商易快瘋了,身體里的惡魔正在肆虐,吞噬他的意志,而張倩又不放開(kāi)他,他以最后僅存的一點(diǎn)意志說(shuō):“不要這樣,我會(huì )控制不住自己?!?

        說(shuō)完商易把張倩的胳膊從自己的脖子上扯下來(lái),他必須清醒,他不可以侵犯她,他沒(méi)這個(gè)資格。商易把張倩摟向自己的懷里,然后仰頭出了一口長(cháng)氣,好險!張倩害羞的在商易懷里蹭著(zhù),此時(shí)腦袋里也逐漸恢復了意志,就狠狠的掐了一把商易的腰,嗔怒的罵了一句“你好壞!”

        商易覺(jué)得如果和張倩這樣膩下去,自己早晚會(huì )控制不住自己的,就說(shuō):“我們去看電影吧?!?

        張倩馬上來(lái)了興致:“好??!”

        而此時(shí),在某賓館的一個(gè)套房里,艾米翻身從左海的身上爬下來(lái)。枕著(zhù)左副書(shū)記的胳膊,把腿扔到書(shū)記的腿上。左海奸佞的笑了幾聲,手從她的大腿往上一滑:“小寶貝,越來(lái)越會(huì )伺候人了?!?

        艾米開(kāi)始撒嬌的把身子往書(shū)記的懷里蹭了蹭:“要是不見(jiàn)長(cháng)進(jìn)還不被您給下崗??!”

        “哈哈,好,有上進(jìn)心,干工作就得這樣。嗯,不過(guò)你上次和那小子的錄像里,可是表現的不好,明顯是入戲了,假戲真做了吧?哎,也難怪遇到那么個(gè)身強力壯的長(cháng)的又帥的小子,你怎么能把持的住呢?”左海在她的大腿上擰了一把。

        “疼死我了。哼,讓我去設計他的是您,現在又說(shuō)我入戲,看來(lái)我是一點(diǎn)功勞都沒(méi)有了?!卑装淹壬鷼獾哪孟聛?lái)。

        書(shū)記干笑幾聲:“看,開(kāi)不起玩笑吧?都是把你寵的,動(dòng)不動(dòng)就生氣!”

        艾米嘴一撇:“您寵我?要是真寵我怎么舍得把我獻出去,如果是你那個(gè)心尖你舍得不?”

        “又來(lái)了,第幾次了?爭風(fēng)吃醋。你們女人就是這樣,不怪張愛(ài)玲說(shuō)要想家里熱鬧,就娶個(gè)小三回來(lái)?!?

        “我就不明白她有什么好。為什么不把她獻出去?你說(shuō),你不是偏心是什么?”美女主持一肚子不滿(mǎn)。

        左海哼了一聲,表示已經(jīng)很不高興了:“她是她,你是你,你總比什么?我答應你把那件事情做好,臺長(cháng)的位置就一定是你的。以后在不許提這事!”

        艾米不說(shuō)話(huà)了,兩個(gè)人都各想心事,過(guò)了一會(huì ),左海問(wèn):“你覺(jué)得那小子能不能妥協(xié)?我有些不放心啊,這小子有性格,有時(shí)候來(lái)硬的不見(jiàn)得好使?!?

        艾米白了一眼左海:“您不是也找了一個(gè)風(fēng)水師嗎?實(shí)在不行就和他對著(zhù)干,斗斗法,看誰(shuí)厲害?!?

        “胡鬧!你以為政治是用拿來(lái)斗法玩的嗎?再說(shuō)了,我請的那個(gè)人本來(lái)就是路過(guò)這里,托人才請他多住一日,給各個(gè)對手找完軟肋后就走了?!?

        “我前天去張文清辦公室時(shí),看到那幅畫(huà)了,呵呵,感覺(jué)他還當寶呢。掛在身后,這樣的話(huà),按風(fēng)水師說(shuō)的,應該是效力更強吧?!”艾米一下子來(lái)了興致,然后馬上就皺起眉頭說(shuō):“你說(shuō)商易會(huì )不會(huì )識破,要是識破了怎么辦?”

        “只要控制住那小子不幫姓張的,至少我和他在一個(gè)起跑線(xiàn)上,那他就不是我的對手,就怕那小子幫他,這樣就不好說(shuō)了?!?

        “我就不信,他再有個(gè)性,難道就不怕這些視頻傳到單位和他女朋友手里?”艾米信心十足的說(shuō)。

        此章加到書(shū)簽

        一级a做免费线看-黄片一级在线播放-看黄色一级视频-a一级黄片免费
        <for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/source></form>

      1. <e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i id="fufdr"></i></source></em>

            <sub id="fufdr"><td id="fufdr"><div id="fufdr"></div></td></sub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