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/source></form>

  • <e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i id="fufdr"></i></source></em>

        <sub id="fufdr"><td id="fufdr"><div id="fufdr"></div></td></sub>

        番外,然然輕楓——完結篇,終(1/2)

        陸楓城優(yōu)雅地轉身,一字一頓,“現在,知道夏然在哪里了么?”

        秦秦憤怒地咬著(zhù)銀牙,不甘心,卻又不得不說(shuō):“……我真不知道她在哪里,我沒(méi)有問(wèn)過(guò)陳洛梓,我只是讓她帶著(zhù)夏然去安全的地方,我想……如果我沒(méi)有猜錯的話(huà),她現在應該是在路上。 ”

        “你是說(shuō)她從這里離開(kāi)的?”陸楓城五官霎時(shí)間冷了下來(lái),剛剛夏然……在這里?

        “呵,陸楓城,你怕了?”秦秦現在唯一能夠用來(lái)安慰自己的就是陸楓城慌張的樣子,他也會(huì )慌張,哪怕不是為了自己又如何?她不好過(guò),他也好過(guò)不到哪里去,“沒(méi)錯,剛剛她就在這里?!?

        秦秦伸手,緩緩地指了指廢棄工廠(chǎng)不遠處的一間小房子里,嘴角一彎,“就在那個(gè)房間,他們在后面開(kāi)了一個(gè)小門(mén),剛剛我和你做的一切,夏然都在那個(gè)房間聽(tīng)著(zhù)呢?!?

        “陸楓城,就算你來(lái)得及救回夏然的一條賤命,你也要好好想一想,你應該要和她怎么解釋——啊——額——”

        話(huà)音剛落的瞬間,陸楓城就已經(jīng)猛然欺身上來(lái),她還沒(méi)有來(lái)得及做出任何反應,他的手就已經(jīng)緊緊地掐住了她的脖子,將她整個(gè)人抵在了身后的鐵棍上。

        此刻已經(jīng)是夜幕降臨時(shí)分,廢棄工廠(chǎng)地光線(xiàn)并不是很好,秦秦看著(zhù)自己面前的男人,他一張臉上都是戾氣。

        陸楓城背光而站,眼中似乎只有冷焰在跳動(dòng)著(zhù)。她可以感覺(jué)到,他現在掐著(zhù)自己的力道比起剛剛更重,而且是越來(lái)越重,缺氧的恐懼讓秦秦本能的慌亂拉扯著(zhù)他的手臂,他卻絲毫不為所動(dòng)。

        江燕回,余乘風(fēng)和冷錫宇三個(gè)人都相互看了一眼,然后極快地吩咐了手下的人馬上去追夏然。

        陸楓城看著(zhù)秦秦一張臉頰漲得通紅,嘴唇都開(kāi)始發(fā)紫,反抗的力度最終都敗在了自己的力道上,幾乎是命懸一刻的時(shí)候,陸楓城手上陡然一用力,將她整個(gè)人往身后的鐵棍上用力一摁。

        秦秦整個(gè)人被甩開(kāi)在地上,膝蓋磨破了一層皮,瞬間血流不止,但是她顧不上其他的,本能的護著(zhù)自己的頸脖拼命地呼吸著(zhù)。

        一雙黑色的皮鞋漸漸地映入她的視野之中。

        這個(gè)男人落在地上的黑色陰影,將秦秦整個(gè)人都籠罩在黑暗之中。

        她本能的瑟縮了一下,因為懼怕——

        剛剛的他恨不得要吃掉自己……他很可怕,真的很可怕……

        “你有什么資格說(shuō)我女兒的命是一條賤命?那你算是個(gè)什么東西?秦秦,我告訴你,你現在最應該拼命祈禱的是,夏然會(huì )平安無(wú)事,一根頭發(fā)都不會(huì )少,否則,我陸楓城發(fā)誓,你一定會(huì )比剛剛的瞬間痛苦一百倍的方式生活著(zhù),而且,永遠都不會(huì )要了你的命!”

        他朝著(zhù)她蹲下來(lái),捏起了她的臉,說(shuō):“我的手段有多狠,你知道么?現在我會(huì )讓你先嘗嘗甜頭?!?

        話(huà)音落下的同時(shí),冷冷地將她的臉往邊上一撇,秦秦的臉頰狼狽的撇向另一邊。

        陸楓城緩緩起身,手下卻是打了一個(gè)響指,很快一條熒光綠地蛇就扭扭擺擺地從他的身后鉆出來(lái),他伸手,動(dòng)作輕柔地撫著(zhù)小青的吻部,聲音無(wú)比輕柔,“小青,幫我好好招呼招呼這個(gè)女人?!?

        小青像是聽(tīng)懂了主人的指示,嘶嘶地朝著(zhù)秦秦游了過(guò)去。

        秦秦嚇得面色蒼白——

        她以前跟在陸楓城身邊的時(shí)候也有見(jiàn)過(guò)他玩弄這些,其實(shí)她很怕他身邊的那些冷血動(dòng)物,可是他從來(lái)都不會(huì )當著(zhù)她的面把這些東西放出來(lái)的,現在這條綠幽幽的蛇正朝著(zhù)自己過(guò)來(lái)——

        她嚇得整個(gè)人都在發(fā)抖,尖叫起來(lái),卻是沒(méi)有地方可以跑,那蛇很快就鉆進(jìn)了她的裙擺里……

        “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這樣……陸楓城……啊……不要??!我怕——求求你——我知道錯了……我錯了……求你不要這樣——你給我一個(gè)痛快吧……讓我死了吧——??!好惡心……”

        冷錫宇聽(tīng)著(zhù)里面那個(gè)女人一驚一乍的聲音,忍不住打了個(gè)冷顫,嘖嘖兩聲,“我說(shuō)阿城的心狠手辣可是出了名的,真是不懂得憐香惜玉啊?!?

        陸楓城沒(méi)什么心情和他開(kāi)玩笑,不過(guò)是冷冷瞥了他一眼,“你懂得憐香惜玉,我不介意把她送給你,這個(gè)女人還是個(gè)處/女?!?d5Bt。

        冷錫宇渾身一抖,連連擺手,“你和我開(kāi)玩笑么?我可受不起,更何況,我現在也是名草有主的人,我家小魔女知道了,我又得哄半天?!?

        余乘風(fēng)挑了挑眉,“床上哄吧?”

        冷錫宇恬不知恥地笑起來(lái),“怎么?你羨慕么?追了那么多年都追不到你的那朵云,是不是羨慕嫉妒恨哥們有女人在身邊的?”

        林飄云簡(jiǎn)直就是余乘風(fēng)的死穴,一提到她,他臉色都變了。

        陸楓城現在根本就沒(méi)有心情聽(tīng)他們斗嘴,只對江燕回說(shuō):“那邊的人有消息沒(méi)有?”

        剛一問(wèn),江燕回的手機就響了起來(lái),他看了一眼來(lái)電號碼,這才稍稍松了一口氣,“放心,你的女人不會(huì )死。你運氣好,這次正好是聶峻瑋過(guò)來(lái)A市,我之前才知道夏然出了事,我馬上就聯(lián)系了他,找人這種事情是他的強項,夏然現在人就在A(yíng)市城北的郊區,而且已經(jīng)被我們的人救下來(lái)了?!?

        陸楓城卻還是心驚膽戰的,“她有沒(méi)有怎么樣?”

        “據說(shuō)是受了點(diǎn)驚嚇,現在送去醫院了?!苯嗷氐脑?huà)別有深意。

        陸楓城知道這所謂的“驚嚇”是什么意思,如果剛剛她就在那個(gè)小房間里的話(huà)……那么,他哪怕是沒(méi)有碰秦秦,她也不會(huì )相信的。

        他煩躁地扯了扯衣領(lǐng),直接上了一輛車(chē),“我先去醫院,今天的事,謝謝你們?!?

  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全劇終分割線(xiàn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    夏然其實(shí)真沒(méi)受什么傷害。

        不過(guò)是指身體上的傷害。

        秦秦說(shuō)的不錯,她當初的確是被關(guān)在那個(gè)小房間里,外面發(fā)生的一切她都一清二楚,她聽(tīng)到了他們在鐵床上做/愛(ài)的聲音,哪怕她很清楚的知道,陸楓城是為了自己……

        他是為了救自己才會(huì )去碰那個(gè)秦秦的,可是自己心愛(ài)的男人當著(zhù)自己的面和別的女人做/愛(ài),夏然緊緊地咬著(zhù)唇,她承認自己不是什么圣女,她做不到無(wú)動(dòng)于衷,她的心比死還要難受。

        后來(lái)事情結束了之后,很快就有人帶著(zhù)她離開(kāi)。

        她失魂落魄的連掙扎都忘記了,當時(shí)只想著(zhù)如果真的就這樣死掉了的話(huà),也沒(méi)有什么不好的。

        可是當車(chē)子開(kāi)到半路的時(shí)候,她才想起陸楓城為了不讓自己受到傷害做了多么低聲下氣的事情,她怎么可以因為他做了那樣的事情而不要自己的命?

        她明明說(shuō)過(guò)的,要陪著(zhù)他一生一世,其實(shí)也就是一個(gè)女人而已,他以前也不可能沒(méi)有其他的女人不是嗎?

        她一個(gè)勁給自己催眠,最后終于確定自己絕對不能就這樣被陳洛梓那個(gè)女人殲計得逞,所以才在半路中的時(shí)候找準了機會(huì )想要跳車(chē)。

        她運氣很好,還沒(méi)有跳車(chē)的時(shí)候,就已經(jīng)有人上來(lái)救她。

        十幾輛黑色的車(chē)子將她們的商務(wù)車(chē)給圍住,陳洛梓和幾個(gè)抓著(zhù)她的彪悍大漢統統被抓住,而她好像是得救了——

        可是她卻再也支撐不了,軟趴趴的暈了過(guò)去。

        醒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就已經(jīng)是現在了,她躺在醫院的病床上,心如刀割。

        男人的粗喘聲,女人嬌媚的聲音,像是魔咒一樣,不斷地在她的腦海里徘徊。

        醫院里特有的味道,漸漸傳入鼻腔,明明只是隱而不見(jiàn)的氣體,卻好像帶了倒鉤的利爪般,撕開(kāi)她身體里所有的神經(jīng),她漸漸就開(kāi)始渾身顫抖,忍不住伸手抱住自己的身體,還是覺(jué)得冷。

        怎么辦?

        她應該怎么辦才好……

        沒(méi)有辦法忘記,沒(méi)有辦法當成什么事都沒(méi)有發(fā)生過(guò)……

        病房的門(mén)忽然被人推開(kāi),有凌亂地腳步聲越來(lái)越近,夏然心頭一驚,知道來(lái)人是誰(shuí),她伸手一把側過(guò)了被子,幾乎是本能地就將自己蓋起來(lái),側著(zhù)身子躺在了床上。

        楓知地她甘。陸楓城一進(jìn)門(mén),正好看到她這樣的舉動(dòng),他眼角輕輕一跳,確定了她是安全的,而且來(lái)之前他也問(wèn)過(guò)給她檢查的醫生,確定了她的確是懷了,不過(guò)母子安全,他心頭最大的那塊石頭總算是落下了。

        其他的一切,他有的是辦法讓她相信自己的清白。

        此章加到書(shū)簽

        一级a做免费线看-黄片一级在线播放-看黄色一级视频-a一级黄片免费
        <for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/source></form>

      1. <e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i id="fufdr"></i></source></em>

            <sub id="fufdr"><td id="fufdr"><div id="fufdr"></div></td></sub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