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/source></form>

  • <e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i id="fufdr"></i></source></em>

        <sub id="fufdr"><td id="fufdr"><div id="fufdr"></div></td></sub>

        第兩千七百九十六章 神靈之影(1/2)

        原本紫宸是不打算出面的,他不愿意在這個(gè)時(shí)候暴~露,但是架不住對手實(shí)在惡心。

        一步步試探,不僅僅是在窺探紫宸,也是對其他抵抗異族的人的窺探。

        與其一次次被動(dòng)的被挑釁,不如直接現身。

        敞開(kāi)了說(shuō)。

        從人群之中走出,紫宸先看向了曹蟒。

        曹蟒一臉激動(dòng),抱拳道:“拜見(jiàn)圣主,今日能見(jiàn)到圣主,當真是三生有幸!”

        紫宸擺了擺手,淡淡道:“連著(zhù)兩次主動(dòng)挑釁,逼我現身,看來(lái)隱世給了柳水河不少好處?!?

        曹蟒一怔,詫異道:“圣主這是何意?驅趕冥族,難道不是我們人族的使命?”紫宸指了指身后,以及周?chē)渌?,“你覺(jué)得他們是傻子,還是我是傻子?把異族趕出九州,當然是我們人族的使命。但為何不見(jiàn)柳水河在南辰劍州主動(dòng)承擔

        責任,倒是來(lái)到了這里,你卻變得無(wú)比活躍,兩次都這么主動(dòng)?”曹蟒臉色變了變,不悅道:“圣主什么意思,難道對抗異族也是錯?如果這樣,那我們柳水河今后可就不再對抗異族了。同時(shí),我也告訴其他好友,莫要再對

        冥族出手,因為有些人不喜?!弊襄沸α诵?,“別急,你的主子此時(shí)都不敢對我齜牙,我勸你還是消停一會(huì ),少往我身上潑臟水?,F在沖著(zhù)我狂吠,你可有想過(guò)后果?一個(gè)連使命都能放棄,

        為了利益不惜舍棄整個(gè)人族的隱族,你指望他們能保你?能保柳水河?”

        紫宸的眼神當中,有了一抹不屑,“你信不信,你前腳死了,后腳柳水河就會(huì )改頭換面,別他人強占?”

        曹蟒臉色大變。

        紫宸所說(shuō),可不單單是他個(gè)人的生死,而是整個(gè)柳水河曹家的生死存亡。

        而看著(zhù)曹蟒變幻的臉色,其他人自然明白了緣由。

        “南辰劍州跟青州不一樣,在那里愿意給隱世當狗的,不能說(shuō)沒(méi)有,但是并不多。所以現在,你該想想,等消息傳回到南辰劍州,柳水河未來(lái)又會(huì )如何?!?

        紫宸笑了笑,“當然,你要是死在這里,就不用替家族擔憂(yōu)了?!?

        曹蟒臉色難看,他可沒(méi)想到這一點(diǎn)。

        這跟計劃,可不一樣。

        “今天我算是開(kāi)了眼界,一位堂堂的圣主,竟然威脅對異族出手的英雄,難道關(guān)于第五圣地對抗異族的各種傳言,都是假的?”

        人群之中,傳出一聲冷笑。

        “不是傳言有誤,我看是有人故意營(yíng)造出一種對抗異族的假象,其實(shí)早就跟他們勾結在了一起?!?

        又有人在陰陽(yáng)怪氣。

        冥族們站在一旁,看著(zhù)笑話(huà)。

        紫宸并未動(dòng)怒,而是微微一笑,“瞧瞧,這就是你們養的狗,既然連畜生都調教不好,那要你們有什么用?”

        說(shuō)話(huà)的紫宸,拿出了落日弓。

        所有人都是一愣,不知道紫宸究竟要干什么?

        難道就因為幾句陰陽(yáng)怪氣,就要動(dòng)用神話(huà)法咒殺人?

        是不是太過(guò)大材小用了?

        只見(jiàn)紫宸立刻拉弓,天地元氣開(kāi)始瘋狂涌動(dòng),在強大的氣息洶涌之下,一支羽箭顯化。

        對準最前方。

        隱世所在之地。

        在一片嘩然之中,羽箭已經(jīng)化作流光飛出。

        “找死!”

        有人大吼。

        雷光閃耀,強大氣息開(kāi)始流轉。

        一尊法相顯化而出,周身雷光四溢,法相伸手,向著(zhù)羽箭抓去。

        嗡!

        到來(lái)的羽箭,被一位雷族天泉死死抓在手中。

        此刻的羽箭,相距他的額頭,已經(jīng)不足一寸。

        “紫宸,你找死!”

        這位來(lái)自雷族的天泉大吼一聲,眼中盡是殺機。

        雷天鳴也怒喝道:“紫宸,你想干什么?”

        “連狗都養不好,看不住的廢物,要你們有何用?”

        紫宸身后,大羿身形顯現,這一次可不再是開(kāi)玩笑,是真正的殺招。

        猶如一股風(fēng)暴,瞬間席卷而過(guò),人人心中發(fā)寒。

        這就是紫宸的策略,找一群狗出來(lái)狂吠,如果他跟狗一般見(jiàn)識,不僅拉低自己的等次,反而像是被猴子一樣,被人嘲笑。

        不管最后有沒(méi)有辨出道理,都是一個(gè)笑話(huà)。

        所以當下,他選擇了直接打狗的主人。

        其他隱世臉上皆是怒意,紫宸這種做法,明顯是對隱世各族的挑釁。

        但是此刻,其他人卻沒(méi)有上前幫忙,反而一個(gè)個(gè)在看戲。

        若是十二族探險的人,進(jìn)入變成了十一族,也不是不能接受。

        大羿滅妖箭,已是全盛的狀態(tài),這么一箭下去,必然會(huì )死人。

        嗡!

        羽箭破空。

        之前被鎖定的那位天泉,臉色異常難看,他快速結印,周身雷霆顯化出鎧甲的形態(tài)。

        與此同時(shí),又有一張古符飛出,懸在頭頂之上,如水流一般垂落著(zhù)光芒。

        即便如此,對方心中依舊沒(méi)底。

        畢竟這是神話(huà)法咒。

        旁邊,又有一位同伴,憑空召喚出一副巨型鎧甲,擋在了對方的身前。

        此章加到書(shū)簽

        一级a做免费线看-黄片一级在线播放-看黄色一级视频-a一级黄片免费
        <for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/source></form>

      1. <em id="fufdr"><source id="fufdr"><i id="fufdr"></i></source></em>

            <sub id="fufdr"><td id="fufdr"><div id="fufdr"></div></td></sub>